华菱钢铁集团董事长:打击“地条钢”不能松劲 – 钢厂新闻 :: 新闻中心_中钢网

澳门蒲京赌场手机版,“钢铁行业面临的挑战是永恒的,对此,我们更多的是考虑怎样把我们自身的工作做好,特别是要避免曾经经历过的无序扩张、只追求规模不追求效益的做法。”7月27日,在谈到钢铁行业何时才能真正实现脱困发展时,华菱钢铁集团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党委书记曹慧泉告诉《中国冶金报》记者。  打击“地条钢”仍不能松劲  今年上半年钢铁行业加快推进去产能工作,6月底全面完成取缔“地条钢”任务。在谈到钢铁行业下半年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如何推进时,曹慧泉表示:“下半年打击‘地条钢’仍不能松劲,因为‘地条钢’反弹的动力非常大,背后利益驱动力很强。生产‘地条钢’利润比较高,地方政府、县乡一级的政府还是有动力去把产能恢复起来的。在打击‘地条钢’上,现在主要是依靠政府的要求和中央对地方政府的压力,但是,还是有人在观望。‘地条钢’对整个行业的损害非常大。钢铁行业要创新升级、转型发展,如果没有一个公平竞争环境,整个行业都会陷入一个被动局面。因此,我认为还是应该把握住行业发展的大方向。”  针对目前部分地区出现的中频炉改电弧炉的现象,曹慧泉表示,现在确实有一些企业正在这么做,“先斩后奏”的情况非常多,矛盾较为突出。这种现象毫无疑问是要杜绝的。  去杠杆需要综合设计、协调发力  2017年是钢铁行业去产能的攻坚年,也是钢铁企业去杠杆的重点年份。自去年10月份以来,钢铁企业中已先后有10多家钢企与各大银行签署了债转股协议。据记者了解,华菱集团目前正与有关商业银行就市场化债转股进行商谈,并有所进展。  曹慧泉说:“整体上,去杠杆的力度现在还没有达到去产能的力度,或者说还没有取得去产能这么明显的效果。今年全国金融工作会议提出要避免‘脱实向虚’,大力支持实体经济发展,这也是今年全国两会时,政府工作报告里面提出的一个重大决策,但是,落实下来我觉得还需要做大量的工作,特别是需要政府监管部门协同行动。最好也能采取类似去产能这样的部际联席会议的方式。”  曹慧泉称,目前就去杠杆而言,更多的还是杠杆比较高的企业在主动对接银行,银行也受到很多限制,监管部门也在观望,并没有拿出很多的实质性措施。现在虽然讲市场化债转股,并且整体来看债转股协议签署的量很大,但真正实际落地的债转股项目有限。因此,去杠杆还需要多部门统筹考虑、综合设计、协调发力,才能取得一个比较好的实际效果。  创新发展没有止境  今年1月份,华菱集团正式提出实施《华菱集团三年(2017年~2019年)振兴计划》(以下简称《三年振兴计划》),即围绕减债降负、扭亏脱困、转型发展三大任务分两步走:2017年,重点突破资产重组、债务重组,降低资产负债率,提升钢铁主业运营效率,盘活资产资源;2018年~2019年,重点聚焦钢铁主业产品结构调整和集团产业结构调整,实现销售收入约1400亿元,实现利润总额超50亿元,初步具备冲击世界500强的条件。  曹慧泉表示,今年是《三年振兴计划》实行的第一年,上半年的实行情况还是超预期的,大家信心也很足,不论是企业内部的改变、产品的研发和创新、还是客户服务这些方面,所做的工作都是超预期的。  市场经济变化无常,始终充满着激烈的竞争。曹慧泉认为,中国的钢铁行业在全国各行业中属于具有强大竞争力的优势行业,无论是与国外的竞争对手相比,还是从中国钢铁自身的发展来看,中国钢铁行业都已经达到了比较高的高度。目前全行业应齐心协力、统一认识,坚持创新、调整结构、内部改革,坚持探索如何更好地以市场导向去满足客户的需要、如何能够更好地去适应消费的升级和产业的升级。

2017年是钢铁行业去产能的攻坚年,也是钢铁企业去杠杆的重点年份。目前钢铁行业去杠杆任务完成的如何?存在哪些问题?都有什么建议?请各位嘉宾谈谈自己的看法。  嘉宾  ●工信部原材料工业司巡视员
骆铁军  ●中国钢铁工业协会会长、首钢集团董事长、党委书记
靳伟  ●中国钢铁工业协会党委书记、秘书长
刘振江  ●华菱钢铁集团董事长、党委书记
曹慧泉  ●包钢集团董事长、党委书记 魏栓师  ●本钢集团董事长、党委书记
陈继壮  习近平总书记在全国金融工作会议上强调,开展金融工作要把为实体经济服务作为出发点和落脚点,把更多金融资源配置到经济社会发展的重点领域和薄弱环节,更好地满足人民群众和实体经济多样化的金融需求。去杠杆也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三去一降一补”五大任务之一。  工信部原材料工业司巡视员骆铁军指出,钢铁行业要利用好当前良好的行业发展形势,把去杠杆工作提到重要位置,坚持市场化法制化债转股,切实降低企业负债率。  去杠杆在行动  靳伟:上半年,钢铁企业参与去杠杆先行先试,与金融机构沟通协商,签署一批债转股协议。太钢与工商银行签署《债转股合作框架协议》,债转股规模不超过100亿元,首期已落实40亿元,既降低了整体杠杆率,又补充了资金储备。华菱集团与浦发银行共同成立基金置换部分债务,可降低资产负债率8个百分点。河钢与建设银行签署200亿元的市场化债转股协议,与中国长城资产公司成立行业内首支规模为100亿元的产业转型升级主题基金。山钢与工商银行签署260亿元市场化债转股协议。包钢债转股工作也在稳步推进。  刘振江:3月份,钢协召开了钢铁行业“去杠杆、防风险、增效益”专题座谈培训会,在各行业中打响了推进去杠杆的第一枪。钢铁作为资产密集型行业,去杠杆压力比别的行业大,行业的资本结构必须得到优化调整。在这次会议上,钢协提出,用3年~5年的时间,力争将行业的平均资产负债率降到60%以下。  靳伟:今年4月份,钢协和银监会一起在马鞍山召开了部分钢铁企业去杠杆座谈会,就企业优化贷款结构、处理金融债权债务、切实降低财务负担等方面进行了交流。  效果不突出  靳伟:坦率地讲,虽然上半年去杠杆工作取得一定进展,但是钢铁行业去杠杆效果不突出,需要进一步加快步伐。钢铁企业反映强烈的融资难、融资贵问题依然十分突出,全行业资产负债率仍然较高,企业财务负担仍然较重,去杠杆难度仍然很大。  刘振江:目前,已经有一些钢厂见到了成效,但多数企业还处在长贷与短贷比例结构的调整和难以摆脱的“名股实债”的问题之中。  曹慧泉:整体上,去杠杆的力度现在还没有达到去产能的力度,或者说还没有取得去产能这么明显的效果。  陈继壮:从目前进展来看,这一轮的市场化债转股也出现了一些亟待解决的问题。据悉,前不久,国内的一家大型钢铁企业就和银行签了债转股协议,股息在6%左右。本钢现在跟各大银行谈的也是6%左右的水平,而现在一年期贷款的基准利率是4.35%。现在的债转股不是真正的债转股,而是“债转债”,相当于短债变成了长债。短债转长债后,利息反倒提高了。  有何建议?  靳伟:检验去杠杆的效果如何,一是要看企业的资产负债率有没有降,企业融资环境有没有改善;二是要看企业的财务成本和财务负担有没有降。因此,钢协要继续加强与金融管理部门和金融机构的交流与沟通,及时通报企业去杠杆工作的进展情况,争取进一步支持,促进相关政策尽早落地;继续加大行业去杠杆工作经验总结和宣传推广力度,为企业去杠杆营造良好的舆论环境。钢铁企业也要积极主动与地方政府和金融机构进行沟通、协商,在切实降低企业杠杆率的同时,减轻企业财务负担,促进去杠杆工作取得实效。  刘振江:去杠杆工作比去产能矛盾层次更深,环境氛围还没有完全形成。去杠杆要在“积极稳妥”这4个字上着力,要主动作为。  曹慧泉:今年全国金融工作会议提出要避免“脱实向虚”,大力支持实体经济发展,这也是今年全国两会时,政府工作报告里面提出的一个重大决策,但是,落实下来我觉得还需要做大量的工作,特别是需要政府监管部门协同行动。最好也能采取类似去产能这样的部际联席会议的方式。目前就去杠杆而言,更多的还是杠杆比较高的企业在主动对接银行,银行也受到很多限制,监管部门也在观望,并没有拿出很多的实质性措施。现在虽然讲市场化债转股,并且整体来看债转股协议签署的量很大,但真正实际落地的债转股项目有限。因此,去杠杆还需要多部门统筹考虑、综合设计、协调发力,才能取得一个比较好的实际效果。  魏栓师:在债转股的过程中,很多企业都出现了“名股实债”的问题,企业的融资利率非但没有下降,反而提高了。包钢的债转股方案与其他不一样。包钢通过两个上市公司,即北方稀土和包钢股份,把优质资源、资产进行了债转股,因此不存在“名股实债”的问题。  陈继壮:金融部门对钢铁企业采用“一刀切”的方式来收贷、压减授信额度似乎并不合理,对于优势产能和产品结构好的钢铁企业,金融部门还是应给予支持,不能一味地收贷,降低对钢企的授信额度。这样“一刀切”会影响好的钢铁企业释放优势产能,还会影响优质企业转型升级。  现行的《商业银行法》和国家推行的债转股在银行业来说是矛盾的,最后导致短债变长债。对于债权转股权,银行拿着《商业银行法》给否了,最后导致债转股走样了,出现“债转债”的变通模式。而且,股息提高后,企业的财务成本也增加了。这个问题必须靠顶层设计来解决,真正实施债转股。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