震惊!山东钢铁业大变局,济钢酝酿迁移! – 钢厂新闻 :: 新闻中心_中钢网

澳门新蒲京,7月17日下午,三三两两的济钢集团职工赶往位于济南市工业北路的济钢体育馆,参加山东轨道交通服务公司的面试。  “不参加面试不享受分流政策。”一名济钢职工告诉《财经》记者,与轨道交通公司同时进行的,还有几家单位的面试。  6月29日上午,济钢钢铁产线全面停产拉开序幕。济钢3200立方米高炉1号和3号出铁口出完最后一炉铁水后,正式关停。到7月8日,济钢炼铁厂3号1750立方米高炉出完最后一炉铁水后,济钢钢铁产线上的炉火、钢花全部熄灭,济钢钢铁产线全部停产。  始建于1958年的济钢有着辉煌的过去,济钢年产钢最高时曾达1200多万吨,跻身全国十大钢铁企业行列,曾是全国最大的中厚板生产基地,59年来,累计生产钢1.55亿吨。  近年来,济钢不断压减产能,2016年仍然生产钢652.1万吨,钢铁主业和非钢产业合并收入310.33亿元。  《财经》记者了解到,济钢的钢铁生产线全线关停后有所取舍,其中较先进的210吨转炉系统及4300mm宽厚板生产线将搬迁至山钢集团的日照钢铁精品基地,其余部分则在淘汰之列,后续将按国有资产处理规定,公开处置。  随着济钢生产线的全线关停,下一阶段的焦点将是职工安置问题,这也是钢铁产业去产能绕不过去的难点。与此前的杭钢集团、青钢集团不同,济钢的员工人数更多,安置压力更大。  济钢才刚刚开始推进员工的安置工作,现在还处在第一轮面试阶段。今年4月,李克强总理考察济钢,要求员工安置“转岗不下岗、转业不失业”。济钢能否实现这一目标,并成为钢铁行业去产能的新标杆,仍需拭目以待。  关停钢铁产线  济钢搬迁的呼声由来已久,一直以来,济钢与济南城市发展是一对矛盾。近年来,随着济南市加紧推进以济南东高铁站为核心的新东站片区的发展,济钢与济南市城市发展矛盾进一步加深。  徐向春告诉《财经》记者,“钢企是耗能和排放大户,而现在民众对于环保的要求很高,对这些企业的安全性也有顾虑,省会等繁华都市的钢厂关停产能,向外搬迁是一个趋势。”  《财经》记者在现场看到,横亘在济钢总部门前的工业北路正处于施工状态,路上方,是同步进行的高架桥工程。这是自去年8月开工的工业北路快速路工程,预计今年底前通车;工业北路地下,正在修建的地铁R3线也会经过此地,在此设工业北路站。地铁R3线预计最早在2019年底前投运。  工业北路快速路、地铁R3线都是围绕建设中的济南东高铁枢纽站的交通线路之一。根据济南市规划,济南东高铁站将发展为集城际铁路、城市轨道交通、长途客运、机场巴士于一体的综合换乘中心;以济南东高铁站为交通枢纽的新东站片区,被定位为济南的“城市副中心”,后续产业升级将聚焦高端制造业、服务业。  与济南市新东站片区规划相衔接的,是济南市的“东部老工业区工业企业搬迁改造工程”。2014年,济南市列入国家21个老工业区搬迁改造的试点城市之一,济南市《东部老工业区搬迁改造实施方案》(下称“实施方案”)获得国家发改委批准。  据实施方案,济南市计划在2022年之前完成老工业区内工业企业的整体搬迁或改造。老工业区范围约23平方公里,包括济钢、济炼等传统的工业企业,其中以济钢占地面积最大,仅济钢厂区占地就约3平方公里。  此外,以济钢为代表的老工业区已经确定为济南市空气污染的重要源头。2015年,济南市环保局曾对济钢厂区进行了为期一个月的空气监测,结论是济钢的污染物排放对济南市区PM10、PM2.5、SO2、NO2的浓度贡献率均超过了10%。  不管是空气污染,还是城市发展,多年来济钢的搬迁一直是济南市重点关注的焦点议题。  2015年10月,济南市委、市政府向省委、省政府行文,恳请尽快启动济钢搬迁工作,济钢搬迁进入省政府的议事日程。2016年2月,国务院发布《关于钢铁行业化解过剩产能实现脱困发展的意见》,提出在未来五年内,压减粗钢产能1亿-1.5亿吨。  山东省领到的去产能的任务是,“十三五”期间,压减生铁产能970万吨、粗钢产能1500万吨。山东钢铁去产能任务分解后,最终确定济钢压减440万吨粗钢产能。2016年8月31日,山东省政府正式批准《济钢产能调整和山钢转型发展工作总体方案》。济钢关停钢铁生产线进入准备阶段。  2017年,济钢产能调整进入实施阶段。到7月8日,济钢钢铁生产线全部停产。  据公开报道,未来济钢集团将在已有的非钢业务基础上,大力发展城市服务业、现代物流业。  近2万人的分流  与之前的青钢、杭钢的产能搬迁带来的职工分流相比,济钢产能调整涉及分流职工要多得多。青钢职工分流约5700人,杭钢约1.2万人,济钢列入分流安置范围人员为19834人。  据《济钢集团产能调整职工分流安置方案》,济钢为职工准备了14条安置渠道,除自主创业、待岗培训等途径外,济钢集团职工分流安置去向主要分三个类别:内部退养、买断工龄、再就业。  济钢内部退养的适用范围为,在济钢连续工作满15年,距法定退休年龄不足5年或工龄男满30年、女满25年的职工。  内部退养的待遇与退休类似,每月可按离岗前月平均工资的一定比例领取生活费。比如,距退休年龄两年以内的,月度生活费按离岗前12个月平均工资的80%领取。  买断是指职工和济钢解除劳动合同,济钢给职工相应经济补偿。其中最大的一块为经济补偿金,济钢的标准可粗略归纳为,职工在济钢工作满一年补偿相当于职工一个月工资的经济补偿金。  再就业部分则包括济钢存续公司及新建项目、山钢内部安置、省属其他国有控股企业、济南市国有控股企业等。  《财经》记者了解到,早在济钢钢铁生产线全部停产前,济钢已经选调部分职工前往山钢的日照精品钢铁基地。现在正进行的,是各招聘单位面向济钢职工的第一轮面试。  多位济钢职工告诉《财经》记者,最受欢迎的,肯定是内部退养,每个月有固定生活费领取,如果还想再干点事,还可以去社会上找工作。  “最难的是40岁往上,又达不到内部退养条件的那帮人。”一名济钢职工称,年轻人可以很容易找到工作,这些人年纪偏大,再就业有难度,参加面试也不一定能录取。  今年4月,李克强总理视察济钢,对济钢人员分流安置要求确保“转岗不下岗、转业不失业”。  济钢人员分流安置工作才刚刚开始,后续能否实现近2万济钢职工的平稳分流,确保职工不失业,仍需要持续观察。  山钢转型战略  2008年3月17日,山东钢铁集团有限公司(下称“山钢集团”)成立,济钢划入山钢集团成为其子公司。与此次济钢产能调整并行的,是山钢日照精品钢铁基地的持续推进,这个2013年获得核准的精品钢铁基地,是山钢钢铁产业转型发展的重中之重。  山钢日照精品钢铁基地设计产能年产铁810万吨、钢850万吨、钢材810万吨,相较于原济钢,日照的生产线更先进,生产产品更高端,地理位置也更优越,毗邻日照港。  在徐向春看来,将产能搬到沿海临港地区,降低物流成本是关键。“济钢的产能说不上落后,最大的问题是处于内陆地区,物流成本很高。”  济钢处于山东内陆,所需原材料铁矿石需通过铁路、汽运从港口运至厂区;生产钢材产品后,又需要运至港口,再通过海运出口。  “济钢吨钢的成本因此增加在百元左右。”山东冶金工业总公司行业管理部副部长鞠沾仑告诉《财经》记者,吨钢利润日渐稀薄,这已经成为济钢的不能承受之重。  山钢未来钢铁产业发展的一个重要方向是调整产能布局,“突出沿海,优化内陆”。借建设日照精品钢铁基地的契机,山钢一直在压减内陆产能。  所谓产能置换,即投资新建钢铁产能,须同时压减相应的已有产能,多应用在产能过剩行业。日照精品钢铁基地就是通过“产能置换”的方式获得核准的,代价是山东省内钢铁行业相应压减产能。济钢、莱钢近年来即因此不断压缩产能。  以济钢为例,从最高峰的1200万吨年产能,降至2016年的650多万吨。一增一减之间,山钢的钢铁产业迅速向沿海倾斜,而随着济钢钢铁产业的全线关停,山钢沿海钢铁产能比例将进一步提高。  这也符合山东省钢铁产业转型发展的目标。据《山东钢铁产业转型升级实施方案》,山东计划到2017年末,沿海钢铁产能占比达到35%左右,到2020年末,沿海钢铁产能占比达到40%左右。  接近济钢的业内资深人士告诉《财经》记者,钢企从内陆走向沿海有利于降低运输成本。“一方面是铁矿石进口比例高,另外在钢材销售中转方面,水运比陆运的成本更低。”  据了解,日照精品钢铁基地定位于高附加值、高品质、竞争力强的板带类产品,主要应用于高端的汽车、家电、机械制造、海洋工程、石油化工及新能源等领域。  2015年8月,山东钢铁(600022.SH)通过定增募资50亿元,增资山东钢铁集团日照有限公司,取得其51%的股权。山东钢铁集团希望通过将日照精品钢铁基地产能注入山东钢铁,来改善其经营业绩。  2016年山东钢铁实现营业收入501.43亿元,同比增长24.8%;亏损6亿元。而据日照精品钢铁基地项目的可行性报告,预计投产后,每年可新增销售收入360亿元,实现利润30亿元。日照精品钢铁基地目前建设已接近尾声,预计将于8月竣工投产。

山东钢铁产业正酝酿一次大的变局。  争论许久的城市钢厂——山东钢铁集团(以下简称“山钢”)旗下济钢的去留问题开始逐渐清晰。经多方证实,山钢针对济钢向海滨城市日照产能调整已形成了一套具体方案,上报至山东省委省政府,只等山东省委常委会最后审议即可实施。  与此同时,山钢旗下济钢各公司已开始第一批集体报名,准备向正在建设中的山钢日照钢铁公司大批迁移。  山东钢铁业有史以来最大的一次调整即将展开。  迁移  近日,山钢集团济钢分公司的张军(应访者要求,系化名)考虑再三后,还是在一份报名表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当把这张表格上交时,他的内心有说不出的复杂。  张军从外地迁居于此,在济钢从事炼钢十多年,早已在济南娶妻生子、安家置业。可如今,他将手里的报名表格上交后,或许明年上半年就要离开济钢,到数百公里以外的山钢日照钢铁公司异地就业。  从2016年8月16日,山钢在旗下山钢股份济南分公司、济钢集团、莱芜分公司、莱钢集团内组织了第一批大范围的报名申请。随着精品钢铁基地建设进程的推进,山钢日照钢铁公司所需工人的数量急剧增长。  此次报名将为山钢日照公司抽调操作岗位人员2673人,其中以济南地区为主,共分配指标1873人。此次报名后尚须经过审核、编组、抽签、面试,最终确定人员名单。抽调人员将与山钢日照公司签订劳动合同,分批安排到岗。  让济钢数万在岗职工感到不安的是,这并非是一个无关痛痒的选择。在单位领导进行动员时,带来了一个坏消息——未来济钢厂区内不再保留任何钢铁产能。这意味着,如果拒绝报名前往日照钢厂,留守的炼钢工人将会失去现有岗位。  好消息则是,为了动员济钢职工报名,如果职工通过报名后的面试即可获得集团与分厂发放的三千元现金奖励。  张军一度陷入了进退两难的境地。留下来能与家人在一起,但济钢产能搬迁后,就不会再有熟悉的岗位进行安置,四十岁再去改行难度极大;改聘日照公司,能够继续现有的工作,但势必要与家人两地分居。  张军的纠结代表了相当一批济钢职工的心态。一位山钢集团人士坦言,“莱钢职工报名的积极性普遍高于济钢。因为从山东省会迁往三线城市并非人人自愿,而莱钢所处的莱芜是山区,动迁的难度也要小得多。”  一家人权衡再三,为了生计张军最终还是填报了“轧钢”的岗位,惴惴不安地将报名表交了上去。张军仍旧有些担心,自己能否适应新的工作环境,未来就业待遇如何,多长时间能回家团聚一次,家人能否适应这种变化……未来充满了未知数。  山钢日照公司人力部的一位人士表示,按照建设规划,日照钢铁精品基地第一批将于2017年8月投产。投产前第一批报名人员应该全部到岗,适应新岗位、安装调试设备,对于到岗分流人员每月将有千元左右的租房补贴。  根据初步统计,第一批山钢下属四家公司报名共计3900多名。随着日照公司建设进程和济钢搬迁的推进,未来山钢内部将会开展多轮次向日照公司进行的人员分流。  与此同时,山钢集团也在紧锣密鼓地为济钢产能调整进行着各项筹备。此前,济钢在山东钢铁产业转型升级的规划中一直只是淘汰落后产能,并无搬迁动议。  前期,山钢集团管理层已赴首钢等国内多个钢厂学习产能搬迁的经验,并已初步拟定出涉及产能调整的多个工作小组成员名单。为确保日照项目的投产运营,2016年7月山钢已优先确定将山钢股份济南分公司的4300mm宽厚板生产线及210吨转炉炼钢系统向日照整体搬迁。  山钢一位内部人士介绍道,集团与山东省国资委等部门经过多次修改、完善,针对济钢形成了一套产能调整方案,已上报至山东省委省政府,只等省委常委会进行最后的审议。根据上报的方案,未来济钢将只保留城市服务、商贸等业务板块,不再保留任何钢铁的产能。  变局  眼下,像张军这样千千万万的职工正面临一场异地就业的大迁徙,存续半个多世纪的济钢即将迎来一次产能的大调整,整个山东钢铁产业格局也将发生重大的突变。当初,或许谁也无法预料到,这一切的关键变量却是因环保的重压。  早在5年前,山东就成为全国唯一的钢铁产业改革试点省份,改革的核心内容就是产业结构调整,用精品钢取代落后产能。为此,山东省规划了有史以来最大的钢铁项目——两千万吨日照精品钢铁基地。  该项目的上马有一个前提:整个山东将腾出两千万吨落后产能,其中济钢就从一千多万吨压至560万吨,保证山东钢铁总量不变。可从2012年以来,全球钢铁价格暴跌,市场一片萧条,山钢日照精品钢铁基地的建设也是一拖再拖。  直到2015年底,在环保重压、一片雾霾中,济南上至市长、下至百姓纷纷呼吁,将存在半个世纪的污染大户——济钢迁出济南。由此,万千职工、济钢集团,乃至山东钢铁产业格局都为之一变,加速向沿海布局。“这对于山钢长远的发展来说,是一次机遇。”山钢集团一位内部人士认为,如今,钢铁形势正处于低谷,此时进行济钢产能调整、升级,可将损失降到最低;同时,国企改革呼声高涨,山钢转型升级有着政策的大力支持。一旦改革完成、行业好转,山钢的发展前景必是一片光明。  一个钢厂在兴建时,往往处于偏远的郊区,可当城市范围越来越大、人口数量越来越多时,钢厂对环境的污染、对资源的占用,日益成为城市发展的障碍。从全国来看,不断有钢厂被赶出城市,形成了一股钢厂搬迁潮。  济钢如能顺利搬迁日照,山钢集团就能借此完成产品结构的升级优化,同时日照有着全国最大的铁矿石码头,能进一步降低产品成本。  目前,济钢生产所需要的铁矿石多从国外进口,产品也需要出口,这种“大进大出”模式运输成本很高。山东钢铁业一位权威人士测算过,济钢进口铁矿石至山东港口,再转运至内地需100多元,产成品运回港口成本则要翻倍。把产能搬迁到沿海,仅运费一项一年就能省下10多亿的利润。  不过,从短期来看,济钢产能的搬迁、山钢产业升级却是一件痛苦而棘手的难题。目前,济钢现有产能560万吨,但曾经却高达一千多万吨,是在全国钢厂中排名第六。经过淘汰落后,济钢产能减半,但人员、资产、设备等却仍是国内大型钢厂的架构。  分析师杜秀芝指出,从全国钢厂搬迁经验来看,济钢向日照转移存在两大难题,一是大量的人员需要安置,一是巨额的资金需要投入。  根据统计显示,济钢职工多达5万余人,其中退休人员两万多人,在职职工三万人左右。按照2018年达到1000吨钢/(人年)的目标,日照精品钢铁基地两千万吨全部建成也只需两万名职工。显然,济钢如此多的在职职工不可能尽数随产能迁移。如何安置职工就业、保证人心稳定,就成为济钢搬迁、山钢转型升级的首要难题。  目前,山钢集团已出台了《职工内部退养暂行办法》,同时也在寻求当地政府的帮助与支持,试图通过多种途径安置富余人员。  而产能搬迁、人员安置以及企业社会职能的移交还须巨额的费用,能否保证资金来源将是山钢即将面对的另一大难题。  此前,首钢一位管理层人士对媒体表示,企业大搬迁是首钢北京地区产能逐年削减,和曹妃甸现代化新厂逐年建设的“此消彼长”。相当于在曹妃甸重建一个“新首钢”,这一大动作预计将耗资500亿元。  如今,在山钢内外一种流传甚广的说法认为,济钢拆迁资金需求约为四百亿元左右。如此巨资单靠政府、企业任何一方陷入都难以支付,须多方筹措共同解决。可一旦任何一方资金供给不足或不及时,就会对济钢产能调整造成巨大的考验。  在9月20日山钢出版的《山东钢铁》中显示,“在阖家团圆的中秋节,日照钢铁精品基地厂前区、冷轧、热轧、炼钢、炼铁、焦化等区域,机器轰鸣,彩旗飘飘,几千名工程建设者坚守在万亩工地,快速推进精品基地建设”。  一位山东省政府官员告诉记者,在政府研究济钢搬迁时普遍存有一种顾虑,担心投入巨资搬迁到日照后,在钢铁形势一片低迷下山钢集团的盈利仍是遥遥无期。  如今,中国大型钢厂为求扭亏脱困几乎都在扎堆上马精品钢项目,一旦市场饱和、供需逆转,即使精品钢也存有价格和利润暴跌的隐忧。  分析师杜秀芝指出,精品钢所指的范围广,本身是一种笼统的说法。钢铁厂生产的产品种类对能否盈利固然重要,但当多数企业都在布局精品钢时,这一优势也会随之丧失。杜秀芝认为,真正能让一个钢厂赢得竞争优势、获得利润的关键还是在于对企业的管理、对人的管理,这恰恰要靠山钢正在开展的机制、体制改革来从根本上解决。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