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亚经济带崛起 西北钢铁业如何“走出去”? – 钢厂新闻 :: 新闻中心_中钢网

自2013年习主席提出建立国际“丝绸之路经济带”的倡议以来,“一带一路”经济合作在沿线国家和地区深入人心,许多合作建设项目开花结果,吸引了越来越多的南美、非洲、欧洲国家加入“一带一路”合作建设项目之中。  “一带一路”创造新型战略机遇  不久前,国资委主任肖亚庆表示,政府鼓励和支持企业以各种形式和所在国家、地区企业进行合作,鼓励中央企业积极参与“一带一路”的一些重点项目的建设。这些讲话内容对有实力的民营企业完全适用,实践中的问题和困难需要企业主动与政府协调并获得支持。  “一带一路”经济带的迅速发展对我国钢铁行业带来了巨大的发展机遇,钢铁企业应认清以下形势,积极布局:  “一带一路”经济带将影响世界未来经济发展的大趋势。截至2016年,“一带一路”国家基本建设投资已经接近5000亿美元,而且由于它在全球经济中最具有投资活力的特点,基建投资和大项目合作投资都将创造当前新的世界经济增长记录。  “一带一路”国家合资建设项目和钢铁需求处于快速增长区间。印度、东南亚一些国家的年钢材需求量增幅已经达到了10%以上。这一方面刺激了中国基建用钢和制造业用高技术含量钢材出口需求的快速增长,另一方面也为中国钢铁企业的国际化布局提供了历史性的有利条件。  我国企业正从走出去参与“一带一路”基础设施建设项目合作向各领域的全面合作逐步深入。目前,我国钢铁企业刚刚从深跌的困境中走出来不久,走出去参与“一带一路”合作项目建设、进行国际化布局还处在起步阶段,服务的广度和深度正在不断加大。例如五矿集团境外矿山遍布亚洲、大洋洲、南美洲和非洲等主要资源地,境外机构与工程项目遍布全球60多个国家和地区,是中国最大的金属矿产企业集团。此外,在中冶集团并入之后,五矿集团也已成为全球最大的冶金建设运营服务商。最近,五矿集团已经把走出去参与“一带一路”合作建设发展作为公司战略重点。  “一带一路”促进我国钢铁业转型升级  中国钢铁业当前正处于转型升级时期,需要积极参与“一带一路”建设的国际化布局。  钢铁企业应把握机遇,积极走出去参与“一带一路”合作项目建设,但在投资建设规模化的过程中也存在经营模式、资金来源、市场开拓、风险防范等不少问题,这就对参与“一带一路”建设提出了更高要求。  特别要提出的是,钢铁企业要吸取过去走出去独自收购、经营资源性矿山的教训,坚持好合作共赢的国际合作原则。中国提出的“一带一路”合作共赢已经赢得很多国家的认可,甚至成为“一带一路”经济合作的生命线。在钢铁建设项目中发展与所在国的合资经营,能够大幅度减少和化解可能发生的社会矛盾,也能让所在国家与中国在联合开发项目中实现共赢。  为了解决钢铁企业走出去参加“一带一路”建设项目资金不足的问题,钢企要拓宽资本市场资金筹措渠道,集中优势,走好合作经营道路。  新形势、新局面呼唤中国钢铁企业要把握住时代机遇,积极参与“一带一路”钢铁投资项目合作建设,这不仅是中国钢铁企业加快国际化发展、建设钢铁强国的时代要求,更是中国钢铁企业转型发展的重要任务。

自建设“一带一路”的战略构想提出以来,欧亚经济带出现了前所未有的投资热潮。欧亚经济带的发展吸引着国内外更多的投资者把眼光转移到“一带一路”上。今年初,李克强总理召开中国装备“走出去”和推进国际产能合作座谈会,首次提出要推动中国外贸从“大进大出”转向“优进优出”,形成开放型经济新格局。这对于西北钢铁企业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遇。  在这样的形势下,西北地区钢铁企业该如何抓住机遇“走出去”?  沿线国家钢材需求潜力大  在“一带一路”经济发展的影响下,中亚、东亚许多国家的资源和市场优势,将带来全球各方面的投资热。高等级公路、高铁等基础设施建设,石油、天然气、煤炭、太阳能等能源合作,铁、铜、金、煤等矿产资源开发,将为我国钢铁工业结构调整提供强大的市场支撑,为钢铁企业走出国门拓展新的机遇。  据有关方面预测,未来10年内,亚洲基础设施建设总计需要8万亿美元~10万亿美元投资。到2030年,全球道路、电力和水利等方面的投资将需要至少57万亿美元。根据以往经验,每亿元人民币固定资产投资需要消耗2000吨钢材,那么8万亿美元澳门新蒲京,~10万亿美元(折算成人民币为50万亿元~60万亿元)的基础设施建设需要消耗钢材10亿吨~12亿吨;如果到2030年,全球基础设施投资57万亿美元(折算成人民币为350万亿元),需要消耗钢材70亿吨左右,每年需要消耗钢材至少4亿吨。  在“一带一路”沿线的64个国家中,目前钢材净进口国占70%以上,是中国钢材出口的重要目标市场。土耳其有关方面统计显示,2015年第一季度,中国向该国出口的钢材比去年同期增长284%。预计今年土耳其将从中国进口钢材约225万吨,中国或将成为土耳其最大的钢材输入国。  我国钢铁工业对外布局发生变化  目前,随着“一带一路”投资热的升温,我国钢铁工业的对外布局也开始发生变化。  据有关材料介绍,2015年上半年,中国钢材出口量同比大幅增长。中钢集团旗下的中钢设备有限公司有关项目已经涵盖东亚、东南亚、南亚、中亚、独联体、西亚北非的15个国家,签署工程合同金额超过40亿美元,占所有海外市场签约总金额的近2/3,并在土耳其、印度等地创下了迄今为止中国海外工程承包和冶金成套设备出口的多项纪录。  有关资料显示,杭萧钢构从中国有色金属建设有限公司承接了订单额高达13998万元的哈萨克斯坦阿克托盖铜选矿厂项目(钢结构),该项目总价值达23亿美元,将于2017年投产。这是杭萧钢构在提出“一带一路”战略后承接的首个项目。在技术和装备输出方面,有关方面已经开始关注马来西亚、沙特阿拉伯、泰国等国家的钢铁投资项目。中冶集团、马钢集团与FerrumCorp公司共同签署了哈萨克斯坦100万吨/年综合钢厂项目备忘录,中哈两国在钢铁建设和投资领域合的作取得了重大突破。  中亚五国矿产资源丰富,铁、锰、铬、铜、钼、金、锑、锌、铝土、油气、石油、煤炭等矿种的储量和产量均位于世界前列,资源潜力巨大。目前,全球许多国家的企业和财团正在计划加强与中亚五国在矿产资源领域的合作。哈萨克斯坦有10亿吨铁、4.29亿吨锰矿石的储量,商品级铬铁矿储量超过1.8亿吨,乌兹别克斯坦、哈萨克斯坦、塔吉克斯坦和吉尔吉斯斯坦拥有成群带分布、探明储量达4333吨的金矿等丰富的矿产资源。这些资源正等着有资金、有技术、有装备、有人才的国家和地区的大财团、大企业去开发。  企业“走出去”,并加强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在矿产资源领域的合作,对于缓解我国资源压力具有现实性意义。  西北钢铁业“走出去”的优势  “走出去”积极参与“一带一路”经济带的资源开发,西北地区的钢铁产业有着得天独厚的优势。  产业优势。西北地区钢铁产业目前已经形成一定规模,钢企在资金储备、装备水平、产业结构、科研以及科技人才方面均具备一定的实力。  例如,作为我国西北地区最大的碳钢和不锈钢生产基地,酒钢集团现已形成嘉峪关本部、兰州榆中和山西翼城3个钢铁生产基地,具备年产1000万吨钢(其中不锈钢120万吨)和85万吨电解铝的生产能力。在电力能源方面,酒钢现有热电联产发电机组10台套,总装机容量1362兆瓦。八钢集团是宝钢集团在“一带一路”上的桥头堡,本部具备1000万吨钢的生产能力,加上喀什山钢、昆仑钢铁、昆玉钢铁、大安钢铁、闽航钢铁、航峰钢铁、金昊钢铁等分布于南疆和静、哈什、伊犁、哈密、阿尔泰等地的10多个钢铁企业,迈开脚步与几家“邻居”携手开发,这是非常自然且比较容易的事。陕钢集团集矿山开发、钢铁冶炼、钢材加工、对外贸易、物流运输、装备制造、酒店餐饮等为一体,目前,已经形成年产钢1200万吨的规模,具备“走出去”的有利条件。西宁特钢集团作为西部特钢企业,加之其格尔木肯德可克铁矿资源进入实质性开发阶段、甘河工业园金属镍及100万吨不锈钢项目也正在建设过程中,很快将成为青藏高原乃至西部地区重要的原材料产业基地。宁夏恒力钢铁集团有限公司在金属制品方面有一定的优势,目前产能已达到5.1万吨,在发展外向型经济时有一定的特色和优势。  地缘优势。西北地区作为丝绸之路的起点,多年来已经与沿线国家和有关方面建立了广泛的联系。八钢、酒钢、包钢等大型钢铁企业,以及有关设计院、矿产公司等,已经与“一带一路”沿线许多国家进行了各方面的合作,有一定的合作基础。  政策优势。国家对西部大开发的重点区域给予了各种优惠政策,特别在发展外向型经济、资源开发、能源开发等方面,优惠政策更加明确。此外,国家加大了产业招商、产业援疆力度,为新疆招商引资发展外向型经济,构建现代产业体系,推动新疆跨越式发展给予了特殊的政策和宽松的发展环境。这些政策将对西北地区钢铁企业“走出去”,参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经济发展起到促进作用。  产业配套和外部环境优势。西北地区钢铁企业“走出去”的外部产业配套环节和环境优势非常明显。“走出去”要靠高科技、高质量、成套化、系列化、精细化、智能化产品和现代化的服务。而西北地区有众多高校和科研院所,从冶金地质勘探、矿业技术开发技术咨询、重型装备设计研发、机械制造、石油、天然气等高端能源产品开发,到现代化大型物流园区、港务出口区等,完全可以满足西部地区在“走出去”过程中各方面项目开发的需要。  产业链合作优势。西北钢铁产业可以与国内大型钢铁企业、重型装备设计、制造单位,以及冶金设计院等联手,将资金、装备、技术、管理、标准和资本“打包”,与合作对象深度融合,为一些钢铁产能不足、同时急需钢铁产品的国家,提供新的钢铁生产线,或者为旧钢铁生产线改造工程提供设计、施工,以及装备供应、维护等全方位服务,利用国内装备在境外建设上下游配套的生产线,输出国内现有的钢铁设备,从而带动国内重大装备的出口。  当然,西北地区钢铁企业在“一带一路”“走出去”的环节上虽然优势突出,但问题和风险也同时存在,因此,在“走出去”的过程中要十分谨慎。  要看到,国际上一些经济亟待发展的国家,同时也会受到国际政治风潮的左右,合作项目经常会受到影响;一些国家注重扶持本国民族产业发展,希望帮助他们解决劳动力就业和转移技术等问题,对合作方要求苛刻;有的国家政府和民间越来越关注项目的环保问题和对当地的贡献度,不安全事件时有发生;部分国家和地区劳工政策和市场准入标准较严,对合作方、投资方限制很多;来自其他国家、特别是发达国家的外部竞争日趋激烈,中国企业市场开拓难度正不断加大;中亚五国地广人稀,加工制造业相对不发达,矿产品大部分出口国外,等等。因此,中国企业利用当地资源进行深加工的投资方式,要考虑投资安全。  总的来看,西北钢铁产业“走出去”,既要大胆地放开手脚,又要保持头脑冷静,讲求实际,确保“走”得扎实、安全。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