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研究报告称仅靠可再生能源无法实现气候目标

澳媒称,中国主要的钢铁公司不久前在北京与澳大利亚专家举行会谈,讨论引入碳捕集与封存技术作为帮助中国达到碳排放目标的关键推动因素。  据《澳大利亚人报》网站5月12日报道,世界钢产量的一半来自中国,钢铁业——不包括能源部门——的排放占全球全部二氧化碳排放的大约1/4。据总部在墨尔本的全球碳捕集与封存研究所的亚太区经理亚历克斯·扎潘蒂斯称,这就是为什么在北京大学召开的一次会议可能被证明是走向实现巴黎气候变化目标的转折点。来自钢铁业、高校和中国政府的100多名代表参加了这次会议。  必和必拓公司将投入950万美元通过北京大学促进人们对于碳捕集与封存技术的了解。该公司负责可持续和气候变化事务的副总裁菲奥娜·怀尔德说,这项计划意在“为这一关键技术的开发和运用创造一种阶跃性的变化”。  世界第一座安装于钢铁厂内的大型碳捕集与封存技术设施去年底在阿布扎比开始运转。上个月,中国第四大石油和天然气企业陕西延长石油集团启动了中国第一个大型的碳捕集与封存技术项目,它从集团下属某化工厂捕集40万吨二氧化碳,并运送到附近的一个油田,在那儿被注入岩层以释放和替换“被封闭”在岩层中的石油。  全球碳捕集与封存研究所向延长石油集团提供了咨询意见。该研究所在碳捕集与封存技术的研究与信息方面居世界领先地位,并在华盛顿、布鲁塞尔、北京和东京设有办事处。  中国还有另外7个大规模碳捕集与封存项目正在考虑之中。在全球范围内,有17个此类设施正在运转,还有5个将在明年相继启动。扎潘蒂斯称,这项技术“得到了充分证明,极其安全、可靠和易于理解。难点在于商业化。”  钢铁厂安装一套每年能捕集10万吨二氧化碳的碳捕集与封存设施需要耗资大约2700万美元。生产1吨钢材需要排放大约2吨二氧化碳,而且与可以找到替代品的能源不同,排放二氧化碳的过程是无法替代的。  扎潘蒂斯说:“当然,在任何行业中追加成本都是不受欢迎的,这一点可以理解。但是资本开支将会迅速降下来。”在最近的一个案例中,在这项技术进行微调的同时,3年时间内资本开支降低了30%。  不过企业正在开始承认,监管和其他方面的变化将使不采取行动的代价变得更加昂贵。就像在延长石油集团,二氧化碳可以运到——最好是用管道但也可以用卡车——可以发挥其剩余价值的地方。  扎潘蒂斯说,中国政府对此十分支持,并正在研究推动这项技术的方法。  扎潘蒂斯说,如果把核能或可再生能源从实现《巴黎协定》减少碳排放目标的成本方程式中剔除,那么成本将会增加6-7%,而如果把碳捕集与封存技术剔除的话,那么成本将会再增加13%。  他说:“这不是一种可以让问题迎刃而解的技术,但是如果要以最低的成本达到目标,它将是对策组合中必不可少的一部分。”他表示,这种技术还需要运用于其他工业过程中,例如水泥和塑料的制造。  报道称,中国即将开始在碳捕集与封存技术的运用方面取得领导地位,这是因为中国正开始意识到,如果不运用这项技术,仅仅依靠包括安装更多可再生能源装置在内的其他途径,那么减排的成本将会高出很多。

澳门新蒲京,英国帝国理工学院日前发布一份研究报告说,为实现全球碳减排目标,仅靠发展可再生能源并不够,还应加强应用碳捕集和封存技术,才能在满足日常能源需求情况下,降低碳排放。

帝国理工学院的研究人员以英国的电力体系为样本进行深入分析后发现,如果当前的化石能源发电厂不使用任何减少碳排放的技术,即便大力发展可再生能源,整个发电领域的碳排放也不会降低至能满足全球气候变化目标的水平。

碳捕集和封存是指将化石能源发电厂所产生的二氧化碳收集起来,并用各种方式存储以避免其排放到大气中。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