钢铁产业去产能谋转型

“2017年是化解过剩产能的攻坚年,‘去产能’和‘去杠杆’是全行业必打的两大攻坚战,要同时开战。上半年不仅要彻底清除‘地条钢’,还要深入解决去产能中的深层次问题。”
4月13日,在由冶金工业规划研究院和中国工程院工程管理学部主办的2017(第八届)中国钢铁发展论坛上,中国钢铁工业协会党委书记兼秘书长刘振江指出了今年钢铁行业的主要任务。他强调,对于中频炉工艺是否先进的争议是没有必要的。中频炉炼钢的本质是化钢,其工艺流程无法完全保证钢材质量,不属于先进工艺,应当坚决清除中频炉产能。  在论坛上,刘振江和中国工程院工程管理学部主任、院士孙永福分别致辞。中国工程院院士殷瑞钰,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宏观经济研究部副部长、研究员吴振宇,国家发改委产业司巡视员夏农,工信部原材料司巡视员骆铁军,国家标准化管理委员会工业一部材料处处长袁晓鹏,中国钢铁工业协会副会长、冶金工业规划研究院院长李新创等分别做了主题发言。  夏农表示,钢铁行业在去产能工作中,要注意学习相关政策文件,牢牢把握钢铁行业去产能的总体要求。他还强调了3月27日钢铁煤炭行业化解过剩产能和脱困发展工作部际联席会议提出的化解过剩产能工作的要求,即“一个确保”“三个坚决”“五个更加”。  骆铁军表示,今年上半年,要集中精力做好取缔“地条钢”的工作,不能把使用了精炼设备作为不取缔中频炉的借口。目前,个别设计院有为中频炉企业设计“中改电”方案的现象,这与国家化解过剩产能的要求背道而驰,必须坚决制止。  他还指出,2016年各地压减粗钢产能超过6500万吨是实实在在的。然而有个别机构通过混淆产能和产量的关系,将停产产能复产后产生的产量作为新增产能,又把已化掉产能中停产的产能忽略掉,得出了中国粗钢产能不降反升的错误结论。他强调,去产能工作的成效不是简单地看产量的升降,只要市场有需求,就会也需要有相当的产量来满足。去产能的直接目的不是让产量降下来,而是让总产能降下来,促进产能利用率提高。  殷瑞钰表示,长期以来,我国钢铁工业积累了产能规模无序扩张、市场供需失衡等问题,需要通过战略反思来谋求产业升级。他强调,目前,在钢铁行业产能过剩的情况下,企业盲目做大容易导致做僵、做散,因此必须突破供小于求状况下习惯性思维的局限,寻求创新思维,削减过剩产能。他强调,要清醒认识我国钢铁行业面临的3大约束,即资源-能源约束、环境-生态约束和市场-品牌约束。在此基础上,积极推动钢铁行业减量化、实物质量品牌化、绿色化、智能化发展。  刘振江指出,2016年,钢铁行业有两大亮点:一是化解过剩产能取得了突破性进展;二是全行业迅速扭转了2015年严重亏损的局面。他分析,化解过剩产能取得突破性进展的重要原因是方向正确,即化解的首要对象是淘汰落后产能,依法关停违法违规产能,坚决清除“地条钢”。  袁晓鹏表示,标准化在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建设中的作用日益凸显,推进标准化工作有利于钢铁行业转型升级,主要体现在3个方面:一是标准对落后产能具有限制作用,二是标准对科技创新成果产业化具有引领作用,三是标准对产品和服务质量具有规制作用。  李新创提出,中国钢铁工业已进入“减量发展”时代,这将是一个较长时期的、流程调整的、优胜劣汰的、多元并举的、创新发展的过程,要充分发挥标准化和智能化的作用,促进钢铁工业转型升级。  来自相关政府部门、研究院所、行业协会、钢铁企业等的300余人参加了论坛,中国钢铁工业协会副秘书长王德春出席了论坛。论坛由冶金工业规划研究院副院长马军、范铁军主持。

“去产能并不意味着控制产量,产量是由市场决定的,如果市场需要更多产量,那么钢铁产量就会增加。”面对疑惑,工业和信息化部原材料司巡视员骆铁军在2017中国钢铁发展论坛上表示,涉及产业布局优化调整重点项目的推进,都属于产能等量置换甚至减量置换,并非“一边去产能,一边新增产能”。

不过,目前,我国钢铁产业智能制造还存在诸多问题,比如行业智能制造标准缺失,市场无序发展现象初显;投资回报率难以量化,企业智能升级动力不足;核心知识产权掌控不足,原始创新应用比例不高;智能制造体系认识不深,工业软件地位有待加强等。

殷瑞钰认为,目前整个钢铁产业应清醒地认识到面临的三大约束,即资源与能源的约束、环境与生态的约束以及市场与品牌的约束,要通过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调整发展思路。

2016年,我国压减粗钢产能逾6500万吨,超额完成年度任务。与此同时,国内粗钢产量却同比增长0.6%。产能越去越多?去产能的同时产量反增?面对这组数据,业内人士对钢铁业化解过剩产能的效果不禁产生了疑惑。

中国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产业司巡视员夏农表示,“十三五”时期,我国钢铁去产能的量化目标是化解粗钢产能1亿~1.5亿吨,2016年提前超额完成化解4500万吨粗钢的目标,2017年的目标更高,要求再压减5000万吨粗钢产能。

李新创鼓励企业建立促进技术进步和适应市场竞争需要的企业标准体系,发挥标准在技术创新中的引导作用,将先进的标准作为制造高质量产品的有力支撑,提升影响力和话语权。

中国工程院院士殷瑞钰表示,我国钢铁工业的发展为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提供了强大的支撑,但与此同时,由于一段时期以来积累的产能规模无序扩张,导致钢铁工业产品价格、原燃料价格的畸变,市场供需关系失衡,并引发了环境恶化和生态变化,这是我国在钢铁工业发展过程中始料不及的事实。

对此,去产能就成为钢铁产业的主基调。然而,数据显示,钢铁产业在去产能的过程中,2016年三、四两个月,钢铁产量竟分别同比增长了2.9%和0.5%。

李新创表示,对于钢铁产业来说,通过智能改造,可实现节能减排、提质增效;通过智能工厂,可实现对工厂的实时优化控制;智能制造还可整合产业链资源,助力供给侧改革。

对此,李新创建议,加快钢铁智能制造相关标准体系建设,鼓励通信设备、装备制造、软件开发、工业自动化、系统集成等领域企业和科研院所联合参与标准制定,制定可以与市场标准协同发展、协调配套的新型标准体系。

澳门新蒲京官网网址,在骆铁军看来,只要市场有需求就需要有相应的产量,去产能的成效不是简单地看产量的升降,目的也不是让产量下降,而是让总产能下降,促进产能利用率的提高。

按照国家供给侧改革的总体要求,河钢集团就把行业深度调整期作为全面提升竞争力的机遇期,努力颠覆行业高盈利、高增长期形成的发展方式,结合去产能,以技术、管理和商业模式的创新引领企业发展。

自钢铁行业开展去产能工作以来,关于去产能还是控产量一直争论不休。骆铁军表示,国家发展改革委和工信部目前已确定了钢铁行业“只去产能、不控产量”的原则,由市场决定产量。同时,为防止市场恶意炒作、钢价出现大起大落,工信部还将指导地方,科学把握去产能的力度和节奏。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