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钢铁行业的悖论 – 钢厂新闻 :: 新闻中心_中钢网

澳门新蒲京官网网址,尽管中国钢铁行业在2016年超额实现了去产能目标(超额完成目标40%),国内全年钢铁产量却保持增长态势。  2016年,中国政府在诸多重工业领域启动了去产能方案,将之提上供给侧改革日程,其中重点着眼于钢铁和煤炭行业。中国钢铁行业计划在2016年末达成全年4500万吨的去产能目标,但标普全球普氏铁矿石分析平台MVS(Minerals
Value
Service)根据各省政府公告估算,中国各省份钢铁去产能目标总和高达8500万吨,接近原全国原目标的两倍。在中国“十三五”规划(2016年-2020年)纲领下,政府明确提出要在五年内削减1亿-1.5亿吨的产能。然而考虑到中国钢铁年均总产量可能超过12亿吨,要实现合理化钢铁产能的目标任重道远。  另外,就中国钢协提到的提高产能利用率至80%这一项指标而言,中国钢铁行业减产的五年指标似乎需要翻倍才能达成目标。  中国钢铁去产能压力  2016年年初,李克强总理开始推动供给侧改革,但2016年上半年的去产能进度较为缓慢,仅实现了年度目标的30%。从7月开始,中央加大对地方去产能进程的考察及监督,并向地方政府施压。该举措效果显著,到8月末,年度目标完成率超过77%。根据国家发改委的数据,去年10月末已完成4500万吨的年度目标。标普普氏MVS统计,2016年各省钢铁产能削减目标总量接近8500万吨。  中国政府认为,去产能项目旨在降低全球钢铁供应量(中国钢铁产能过剩问题在美国总统竞选辩论中及去年9月举办的G20峰会上都被提及)和减少排放,以遏制环境污染。到9月中旬,国内监管层开展了数千次检查,约170家钢铁企业在生产过程中违反了环境保护条例。这些公司因此被处以人民币1889万元的罚款。  2016年去产能数据与2015年各省份粗钢产量对比结果明显表明:去产能最显著的主要为内陆省份,例如东北地区的黑龙江以及西南地区的重庆和贵州。这反映了中国钢铁生产基地正从内陆省份转移至沿海地区的趋势。  根据中国劳动保障科学研究院的报告,到目前为止,钢铁产能削减在2016年间造成18万名员工失业。可供借鉴的是,20世纪80年代英国钢铁行业有约10万名员工在10年间失业。当然,中国的人口远远多于英国,但这一事实导致各省政府面临着为中国内陆地区寻求替代就业机会的压力。在国家制造生产基地不断缩减的背景下,这绝非易事。离北京不远的河北省钢铁产量占全国产量的25%,因此毋庸置疑,政府非常担忧大规模下岗人员将带来的社会影响。  缩减的有效产能预计仅为年度目标的四分之一  来自《人民日报》的报道显示,中国将于2017年初公布去年钢厂去产能验收的详细数据。截至本报告编写时,标普普氏MVS估计钢铁产能削减量约为6800万吨。。  然而,“有效”钢铁产能削减量预计仅为1200-2200万吨。中国钢铁工业协会党委书记兼秘书长刘振江曾表示,去掉的钢铁产能中有74%左右是闲置产能。这意味着8500万吨/年的去产能目标中,实际钢铁产能削减量仅为2200万吨/年。同时也意味着未来产能削减难度加大,因为在淘汰了闲置产能之后,想要关闭运营中的工厂将变得更加困难。此外,2016年也发生了高价钢材驱使原本关停的钢厂又重新复产的情况————如2014年破产的海鑫钢铁,其重组后在2016年复活。除非钢厂完全拆除,否则死灰复燃的可能性始终存在。  回顾2016年度钢铁产量数据,尽管钢铁产能有所缩减,但产量仍然在增长。2016年,中国粗钢产量达到8.08亿吨,同比增长1.2%。至少2016年,中国对缓解全球钢铁生产过剩问题没有太大帮助。  浙江和黑龙江等省份已存在大量闲置产能。浙江省发布的2016年钢铁行业减产名单中39%的电弧炉在2015年甚至有些早在2014年就已关闭或闲置。黑龙江2016年的去产能目标为2015年粗钢产量的146%,这表明该省份存在大量的“僵尸产能”。但全球钢铁行业更关心河北省的产能削减情况。2016年,河北省的产能削减量为1624万吨,仅占2015年的钢铁产量18832万吨的8.6%。  未来四年的预期  已发布的2016-2020年数据表明,中国未来去产能目标为1.4亿吨。中国政府希望通过钢铁产业的兼并重组来降低产能。于去年12月正式成立的宝武钢铁集团有望实现1500万吨/年的产能削减目标,其中宝钢集团和武钢集团将分别削减1100万吨和400万吨产能。  简而言之,中国钢铁行业面临的处境是艰难而复杂的。为维护社会稳定,高度依赖钢铁行业的省份必须创造新的就业机会,同时停止向“僵尸”钢厂提供政府援助。这不可能一蹴而就。正如2016年大规模的产能缩减并未使总产量减少,因此完成剩余的去产能目标是否会影响全球钢铁产量还不得而知。关闭效率较低的钢铁厂可能会使更大规模、更高效的工厂提高生产率,从而导致总体生产水平保持不变。

据《华尔街日报》报道,去年11月,单调乏味的中国北方城市邢台的“钢铁大王”王朝军在银行停止为其公司提供资金之后,不得不关闭炼钢厂,并让约3,000名员工无薪休假。  这对王朝军来说是个沉重打击。然而这却是北京方面的胜利,去年北京采取行动,对给中国经济造成压力并污染空气的过剩产能加以限制。事实上,银行收回总计1.77亿美元的贷款原因就是中央政府号召整顿钢铁行业。  现在,仅仅八个月后,王朝军正准备重启他的炼钢高炉。他的救星未免让人感到意外:中国政府,具体地说是邢台市政府,后者正安排并购交易,让王朝军恢复业务运营。龙海钢铁公司(Longhai
Steel
Group)董事长王朝军说,当地政府正帮助我们尽快恢复生产。  中国最高层领导人说,他们在减少工业生产过剩方面是认真的,随着中国经济增长逐渐放缓,生产过剩已经成为一个重大隐忧。多余的工厂侵蚀着企业利润、浪费资金并加剧污染。但中国领导人遭遇了坚决的反对,而且是来自负责推进中央政府计划的成千上万名政府官员。虽然地方官员与中央政府之间的拔河并不像一些西方人士所认为的那样罕见,但这一次,中央政府少有地发出了公开批评,同时还有电视播出了某省炸掉高炉、但并未真正减产的情况。  这场博弈关系重大:经济学家和中国官员说,中国经济需要转型,减少对资本密集型高污染行业的依赖,更多地依赖于消费者开支和服务行业。但要做到这一点,就必须说服那些更关心保护就业和商业的地方官员。  位于北京的私募股权投资公司弘毅投资(Hony
Capital)首席执行长赵令欢(John
Zhao)称,在思考中国经济政策时不要只想到中央政府,中国有三十多个省份及强有力的大城市,他们都实行各自的经济政策。  上述变化只是中央政府经济改革的一部分,许多改革内容比控制产能要困难得多。北京的政策议程包括对低效率的国企进行重组、对中国农业土地制度以及税制进行改革。而这些改革措施也把中央政府放在了地方政府及其企业伙伴的对立面。  中国财政部部长楼继伟称,在上周一年一度的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中,双方对中国产能过剩问题进行了讨论。楼继伟在新闻发布会上称,关键是要让中国采取市场化的方法来消化过剩产能。美国财政部(U.S.Treasury)一位官员称,对于与中国制造商竞争的美国企业来说,这一问题的解决将促进行业竞争并使行业环境更加公平。  关闭过剩产能将一些严峻问题摆在地方领导人的面前,包括失业、政府收入减少以及债务违约事件的增多。且鉴于地方政府工商税的一大块来自工厂生产而非利润,他们有动机维持企业运营,即使企业已出现亏损。而总理李克强在国务院常务会议上提起这个问题,以出乎意料的强硬态度批评了地方政府的不作为。据中国政府网站上的一段叙述,李克强在会上说:“一些政府官员抱着‘只要不出事,宁愿不做事’,甚至‘不求过得硬,只求过得去’的态度,敷衍了事。”  产能过剩是指一个工厂的潜在产能与其实际产量的差值。工厂越多地运转其机器,其运作效率就越高,租金、能源以及其他成本开支就会分摊到更多的产品上。经济学家称,健康且创利的产业的产能使用率应当在85%左右。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称,中国全部产业的产能使用率很难超过70%。  中国许多工业巨头认为,该国绝对会保持两位百分数的增速,进而能够吸收额外的产能。但是当经济增速放缓至7.5%附近时,钢厂就堆满了卖不出去的货。中国冶金工业规划研究院(China
Metal lurgical Industry Planningand Research
Institute)院长李新创说,现在解决产能过剩问题的紧迫性再怎么夸大都不为过。该研究院是帮助中央政府起草了钢铁行业瘦身政策的智库。  钢铁行业监管机构中国工业和信息化部(简称:工信部)在发给《华尔街日报》(The
Wall Street
Journal)的一则声明中说,中国各级政府都处在实施削减过剩产能的进程中,而且初步迹象显示已经取得了进展。不过,根据中国国家统计局的数据,大约三分之一的钢、铝和水泥生产商在2014年第一季度出现了亏损。  企业通过举债保持运转,进一步增加了中国快速上升的债务水平。根据中国钢铁工业协会(China
Ironand Steel
Association)估计,仅钢铁行业的债务余额就达到了大约4,800亿美元,较五年前翻了不止一番。其中一半是银行贷款。中国农业银行[0.00%资金研报](Agricultural
Bank of China
Ltd.)首席经济学家向松祚说,各银行,包括农行,都感觉到了钢铁企业无力偿还贷款的压力。去年遭到工信部点名的产能过剩行业多达19个,而十年前仅有三个。中国国务院批准了削减至少其中五个行业产量的计划,这五个行业分别是:水泥、铝、平板玻璃、造船和钢铁。但是经济学家们说,自那以来这些目标行业的价格和利润率下滑,这可能意味着本已过剩的产能还在增加。  总部在巴黎的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The
Organization for Economic Cooperation and
Development,简称OECD)预测,中国今年和明年的钢铁产能将增加,而不是萎缩,不过增长步伐要比2011年以来的慢。该组织说,中国的过剩钢铁产能自2006年以来已经增长了三倍,现在占到了全球闲置产能的三分之一还不止。  今天的中国钢铁行业规模如此巨大又缺乏协调,以至于政府官员甚至都不知道全国到底有多少家钢铁企业──最靠谱的猜测是大约1,200家。北京方面希望到2017年削减8,000万吨的过剩产能。  而其中四分之三的降幅理应来自河北省,这个人口有7,300万的省份把北京包围在了中间,是观察北京方面尝试推行其政策的一个有利地点。  作为工业重地,河北省每年的粗钢产量大约为1.9亿吨,为全美国产量的两倍左右。而且根据中国政府的统计,该国前十大重污染城市中就有七座属于河北省。中国污染最严重的城市邢台被几十家钢厂、水泥厂和煤矿环绕。该城市的马路靠洒水来避免煤渣和钢渣飞扬到空中,但是游客的手中还是会蒙上煤灰。  河北官员认为,让他们背负如此多的产能削减负担不公平。河北估计,如果达到削减目标,全省税收收入将减少约10%,并导致20万人失业。  不过,为了显示遵从中央政府政令,河北省去年底发起了一场“周日行动”,派出拆迁小组爆破15个钢铁厂的高炉。国有电视台播出了高炉爆破的视频。河北省声称,这场行动将该省炼钢产能削减了680万吨,接近该省年度减产目标的一半。  或者说,表面上是这样的。钢铁行业官员说,那些被定为拆除目标的高炉本来就是极其过时的,拥有那些高炉的公司根本就不认为它们是闲置产能,也就是说,拆除这些高炉并未帮助减少该省的过剩产能。  济南市的钢铁大公司济南钢铁集团(Jinan
Steel
Group)销售部经理杜文华问道,这些被炸掉的高炉对产能有任何影响吗?没有。它们早就没用了。河北省政府宣传部门的官员和中央政府均不予置评。  据中国钢铁工业协会数据,河北省钢产量今年一季度同比减少200万吨,降幅4.7%。但这并不一定是消除闲置产能的结果。一些炼钢厂因需求疲弱而减少了产量,但仍维持着产能,因此中国整体产量仍在攀升。  自2000年以来,中央政府曾数次下令河北削减产能,但地方官员每次都抵制这些规划。例如,2009年中国发改委下令关闭规模较小的高炉,河北唐山市的天柱钢铁集团(Tianzhu
Iron&Steel
Group)拆除了四座高炉,并因此而获得了中央政府78.5万美元的奖励。该公司随后就修建了一座规模更大的高炉。该公司一名拒绝透露姓名的管理人员说,我们没有浪费资金,而是用来扩大产能。  中央领导人称,这一次将有所不同。据中国官方媒体新华社报道,去年年末,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告诉河北省的地方官员,他们必须突破阻力实施改革,即便许多改革将损害某些人的利益。  同时,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也在3月份“向污染宣战”,措施包括大力削减某些行业的产量。中国计划明年出台其史上最严厉的环保法,这将使得污染企业可能面临巨额罚款甚至牢狱之灾(这还是头一回)。  然而,有时候你很难明确知道政府的想法。6月初,李克强称,是否实现了经济增长目标仍会是对地方官员的评价标准,这似乎又为他们提供了一些回旋空间。因为,要实现经济增长目标的最简单办法就是让工厂继续生产钢铁和其他大宗商品。  王朝军是邢台的纳税大户之一。王朝军的同事称,这位被当地媒体称为钢铁大王的前钢铁交易员将一个荒废的钢厂打造成为如今的龙海钢铁,在2005年前后每年创收16亿美元,提供了4,000个就业岗位。  但是随着全球经济开始衰退,这位已经59岁的钢铁大王要实现盈利也变得困难起来。在2010年,他把公司10%的股份转让给了国有企业河北钢铁[0.00%资金研报](Hebei
Iron&Steel);在要把钢铁行业整合为十个巨型公司的中央指令下,河北钢铁当时正在到处吞并公司。  三年之后,当政府改弦更张、又要求国有钢厂瘦身时,河北钢铁又和龙海钢铁及其他一些私营钢铁企业断绝了关系。就在同时,三家银行也抽走了龙海钢铁的贷款。  据一位掌握了第一手资料的知情人士称,这样一来,河北钢铁就可以上报中央称自己已经削减了1,000万吨产能,而事实上该公司并未通过资产整合和剥离实质性增加或减少任何产量。河北钢铁的新闻管理人员对此不予置评。  失去了靠山的龙海钢铁只得在去年底停产。记者最近一次走访时发现,这座庞大的炼钢厂没了动静,只有几位经理在行政办公楼里焦急地等待邢台市政府的电话。  在《华尔街日报》记者在场时,电话响了。龙海钢铁的一位经理接了电话,兴奋地谈论着,并传达了一个消息。邢台市政府已请来当地另一位钢铁老板丁立国商讨合并事宜。  丁立国的德龙控股有限公司(Delong
Holdings
Ltd.,B1N.SG)也有自己的问题。这家新加坡上市公司在邢台有一家大型炼钢厂,距市中心不到12英里(约合19公里)。根据邢台环保部门的规定,距市中心这样近的炼钢厂不能继续经营。  这样一来,丁立国将不得不把炼钢厂搬迁,这将是一项耗资巨大的工程,同时可能面临工厂停产,或者与邢台市政府达成一份协议。丁立国未就与邢台市政府的会谈情况发表评论。  龙海钢铁已关闭了260万吨的炼钢产能,与德龙的产能类似。如果将这两家炼钢厂的产能都关闭,则意味着河北省2014年的钢材产能削减目标已完成三分之一。但这将给邢台市财政带来重大税收损失。另外,德龙在财务上与其他钢铁企业存在密切关系,因此,一旦德龙发生债务违约,就可能引发一连串偿付问题。  王朝军表示,两家公司已签署了初步的合并协议,相信市政府的支持将帮助他获得重启炼钢厂所需的资金。当地政府官员和企业顾问表示,如果这笔交易最终无法达成,他们将为龙海钢铁带来另一位合作伙伴,这样该厂就可能恢复生产。德龙在邢台的一位高管表示,目前只有德隆与龙海钢铁进行谈判,并没有具体的合并计划。  王朝军说,合并后的龙海-德龙钢铁公司将保留520万吨的钢材产能。他表示,已经让员工呆在家里等通知。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