钢铁业巨无霸诞生 1+1能否大于2有待观察 – 钢厂新闻 :: 新闻中心_中钢网

轰轰烈烈的宝武重组,终于走到了武钢股份正式终止上市这一步,自此代表武钢股份的“600005”代码也将成历史。  武钢的摘牌是宝武重组的结果,迫于去产能的要求,及要形成3至5家全球有较强竞争力超大钢铁集团产业调整政策的推动,宝武重组成为不可逃脱的宿命。而宝武“联姻”后,日子会红火吗?重组后的宝武钢铁能否摆脱鲜有钢铁企业重组成功案例的魔咒?宝武钢铁的考验才刚开始。  600005被历史封存  武钢股份2月7日晚发布公告称,经上交所上市委员会审核,决定对武钢股份予以终止上市,终止上市日期为2月14日。  武钢股份于1999年8月3日在上海证券交易挂牌上市,总股本209048万股,每股发行价4.3元。主营业务为冷轧薄板、镀锌板、镀锡板、冷轧硅钢片的生产和销售。  2017年1月23日,武钢股份以每股3.71元收盘,结束最后一个交易日,停牌至今。而此次公告则意味着股票代码为600005的武钢股份将就此被历史封存。  公告显示,在股票终止上市后,武钢股份股东持有的本公司股票将按照1∶0.56的比例转换为宝钢股份股票。公司股东换得的宝钢股份股票将于本次合并换股完成后在上交所上市,宝钢股份将办理相关变更登记手续,并于完成该等手续后复牌,具体上市时间及复牌时间将由宝钢股份另行公告。  合并后的宝武股份总股数将增至221亿股。宝武钢铁集团持股比例为52.14%,武钢集团持股13.49%,另有34.37%的股份为其他外部股东所拥有。  终止上市后,武钢股份包括下属企业股权的全部资产、负债、业务、资质、合同及其他一切权利和义务由武汉钢铁有限公司承继与履行并承担经营后果。武钢有限全部股权由宝钢股份控制。根据合并协议,宝钢股份全体员工的劳动合同保持不变,武钢股份员工的劳动关系由武钢有限承继与履行。  宝武重组行将收官  宝钢股份与武钢股份的转换缘由,要从2016年6月两家公司合并讲起。  2016年6月26日,宝钢股份和武钢股份同时发布公告称,两家企业分别收到各自的控股股东宝钢集团和武钢集团通知,宝钢和武钢正在筹划战略重组事宜,次日,两家公司停牌。从2013年7月,宝钢的马国强调任武钢总经理时传出的消息,于两年后最终被证实。  武钢被重组的局面,是大势所趋,但与过去10年的无序扩张也不无相关。  国资委的第一任掌门人曾在2004年提出“三年之内要做到行业前三名,否则国资委给你们找婆家”。  当时产能不足千万吨的武钢与3000万吨产能的宝钢相差悬殊,为了不被“找婆家”,武钢开始了大规模的兼并重组,2005年初重组鄂钢之后,武钢在当年年底,重组了广西的柳钢,接着在半年后,又兼并了云南的昆钢。2008年,完成和柳钢的重组后,武钢的产能从900万吨升至近4000万吨。  但是大跃进式的重组,也使武钢走向了巨亏。2016年4月30日,当A股上市公司2015年年报全部披露完毕时,武钢A股“亏损王”的结果再也无法遮掩,年报显示其净亏损75.15亿元,这也是其首次年度亏损。为了躲避重组命运的扩张成了一场十余年的黄粱梦,最终也没有逃脱重组的命运。  由宝钢和武钢重组而成的中国宝武钢铁集团2016年12月1日在上海揭牌成立,资产总额约7300亿元,年产粗钢规模将位居全球第二,仅次于全球第一大钢企安赛乐米塔尔。  而截至目前,宝钢与武钢的合并工作已经进入尾声。除了武钢股份的正式谢幕,2月8日晚间,宝钢股份也同时公告,公司董事会将进行调整,现任董事长陈德荣、董事刘安、监事会主席周竹平因工作需要已申请辞职;新提名邹继新、张锦刚、赵昌旭为新一届董事会董事,张克华为新一届独立董事。据公开信息,邹继新现为武钢股份总经理,张克华为武钢股份独立董事。  宝武接过业绩压力  尽管2016年在外部地产、基建需求增长和内部钢铁去产能钢材价格上涨的多重利好下,宝钢股份与武钢股份均实现业绩逆袭,但这不能让刚刚搭伙过日子的宝武钢铁松懈。  “对于宝武钢铁来说,武钢、宝钢协同效益提升,提质增效显著,将是2017年的最大目标。”业内专家告诉记者。  2017年,宝武集团生产经营目标为钢产量6316万吨,化解产能545万吨,营业收入3900亿元,利润总额75亿元。针对宝武重组合并后的第一年,武钢集团提出今年营业收入目标为360亿元,利润5亿元。  在2016年武钢和宝钢尤其受益行业景气,均实现业绩逆袭。以武钢股份(600005.SH)为例,2015年这家龙头股一度巨亏75亿,成为A股“亏损王”。而在钢价上涨、去产能大力推进的背景下,武钢股份预计2016年净利达到4.06亿元。而行业龙头宝钢股份(600019.SH)的业绩表现最为出众,公告预计2016年度净利大增770%,按2015年净利10.1亿元计算,去年宝钢股份净利润预计将达88亿元。  王国清认为,2017年,中频炉、地条钢将成为重点治理对象,实质性的去产能目标任务将增加,预计2017年全国钢铁去产能任务在3000万吨以上,对于同质化严重的、竞争能力弱的企业来说,将是今后去产能的对象,但去产能的难度也会加大,去产能的有效推进将有利于改善市场供需关系。预计2017年因在产能压减占比的提高,对钢铁产量的影响将有所体现,粗钢产量或将下降到8亿吨以下,较2016年有所下降。  王国清同时认为,对于我国钢铁行业来说,2017年是全面实施“十三五”规划的重要一年,稳增长项目和PPP项目将有所放量,钢铁需求有望维持平稳,预计2017年国内钢铁市场仍将延续频繁震荡,但均价有望进一步上移,涨幅或超越2016年。  同时有业内专家告诉记者,综合目前钢市大势,宝武的业绩目标一定能够达成,但随着落后产能在2016年集中治理后,去产能难度加大,大钢厂的产能暂不会明显去掉,并且现有产能会扩大其产能利用率而增加产量,由此也可见,钢铁总产量的下降阻力很大,2016年跟2015年实际粗钢产量差不多,大钢厂的落后产能基本已经去了或者停了,去产能很难影响到产量。

澳门蒲京赌场手机版,12月7日晚,宝山钢铁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宝钢股份”)和武汉钢铁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武钢股份”)分别发布公告称,其合并事项获得中国证监会并购重组委审核通过,这意味宝武钢重组正式落定。  早在6月26日,宝钢股份和武钢股份分别发布公告称,因重组事宜停牌,自10月10日复牌以来,截至12月8日,宝钢股份上涨34.69%、武钢股份上涨28.99%。  宝钢股份和武钢股份的合并将会对其自身和整个行业带来怎样的影响?两者的重组与以往的钢企重组有什么不同?重组之后,在业务上又会有怎样的布局?两者的重组能否实现1+1>2的效果?  其中,备受业内关注的问题是去产能。国家发改委公布的数据显示,截至7月底,全国已累计退出煤炭产能9500多万吨,完成全年任务的38%;累计退出钢铁产能2100多万吨,完成全年任务量的47%。宝钢股份和武钢股份合并之后,在去产能方面的情况如何?《投资者报》记者针对以上问题进行采访,得到了宝钢股份董秘处的详细答复。  央企兼并重组  自宝钢股份和武钢股份披露吸收合并方案以来,双方的进展一直备受关注。直到12月7日双方的吸收合并方案获得证监会批准后,才算正式尘埃落定。  根据双方公告显示,宝钢股份向武钢股份全体换股股东发行A股股票,换股吸收合并武钢股份。宝钢股份为本次合并的合并方暨存续方,武钢股份为本次合并的被合并方暨非存续方。武钢股份现有的全部资产、负债、业务、人员、合同、资质及其他一切权利与义务由武钢有限承接与承继,自交割日起,武钢股份的100%股权由宝钢股份控制。  宝钢股份此次换股吸收合并武钢股份的换股价格为4.6元/股,武钢股份的换股价格为2.58元/股;由此确定武钢股份与宝钢股份的换股比例为1:0.56,即每1股武钢股份的股份可以换取0.56股宝钢股份的股份。在这次换股合并中,宝钢股份向武钢股份全体股东发行股份的数量为56.53亿股。合并完成后,上市公司股份总数为221.19亿股。  在12月1日,宝钢股份和武钢股份的控股股东宝钢集团、武钢集团进行了联合重组,宝钢集团也更名为“中国宝武钢铁集团有限公司”,武钢集团股权将无偿划转至中国宝武集团。联合重组完成后,宝钢股份、武钢股份均为中国宝武集团控制的下属企业,中国宝武集团将控股合并后上市公司。  据了解,宝武集团重组以后,资产规模将达到7300亿元,经营收入将达到3300多亿元,员工22.8万人。  王国清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宝武集团的成立意味着钢铁行业央企兼并重组的开启,将产生年产能达6000万吨的钢铁巨无霸公司,产量将跃居中国第一,世界第二,有助于提升钢铁行业集中度、企业核心竞争力和国际竞争力,对于钢铁行业将起到引领作用。”  数据显示,2015年,宝钢集团粗钢产量为3494万吨,武钢集团粗钢产量为2577万吨,两家企业累计产量为6071万吨,超越河北钢铁集团(2015年粗钢产量4774万吨)成为全球第二大钢铁企业。  亏损王与盈利王  武钢集团是新中国成立后兴建的第一家特大型钢企,宝钢集团是成立于改革开放之后。论资历,武钢集团要比宝钢集团大;论行政级别,两者旗鼓相当。基于这两方面,武钢集团是不愿意被宝钢集团“吃掉”的。  武钢股份在2004年经历了一次跨越式发展,在国内兼并重组鄂钢、柳钢、昆钢,在国外投资了8座海外矿山,在广西防城港新建钢铁基地与宝钢湛江基地正面交锋。但这次跨越式发展所带来的却是巨亏,根据中钢协的数据,2015年亏损钢企前20强里,几乎全部是国营钢企,包括武钢、鞍钢、首钢、马钢、包钢、本钢等国字头钢企。其中,根据Wind数据显示,武钢股份2015年以亏损75亿元被称为“亏损王”。  而盈利钢企20强,可以归为三类:一类是民营钢企,包括江苏沙钢、河北新武安、河北纵横等等,这个占大多数;第二类是做特钢的,例如中信泰富特钢集团;第三类是管理水平较高的国营钢企,比如宝钢、河钢、山东钢铁集团等少量国营钢企。  如果说武钢股份是2015年上市钢企的亏损王,那么,宝钢股份则是“盈利王”。相比而言,宝钢股份在技术引进、运营管理与成本控制上的出色,使其盈利水平在国内钢企中名列前茅。根据Wind数据显示,2015年宝钢股份以7亿元净利润位居上市钢企第一。  在产品方面,武钢的优势在于硅钢和重轨,而宝钢的优势则在于汽车板与家电板,后者的附加值更高,且受房地产下行的影响也更小,这也是宝钢盈利水平较高的重要原因。  一个是亏损王,一个是盈利王,两者之所以能走到一起,现任宝武钢铁集团董事长、党委书记马国强或是纽带。  记者查看资料发现,53岁的马国强,会计师出身,在1995年加入宝钢,先后担任资金处副处长、计财部部长、集团副总经理、总会计师及宝钢股份总经理等职务。2013年7月调任武钢集团总经理,两年后升任武钢董事长。  在分析师弭澎琦看来,马国强调任武钢之后,在去产能上表现得可圈可点,“武钢去产能过程中的平稳处理”为他掌舵宝武加分不少。  自马国强担任武钢集团董事长以来,便展开一场“自我救赎”的布局。经过关转炉、减员增效、优化人员结构、去产能等方面的工作,使得武钢在今年三季度实现盈利,根据Wind数据显示,武钢股份三季度的净利润为3.7亿元,同比增长137%。  既然宝武钢在一起了,也成立了新公司,那么接下来在业务上有着怎样的布局?  宝钢股份董秘处相关人士告诉记者说:“两家上市公司重组完成后,新公司将深入推进内部主要业务板块及区域市场的整合融合。并用三年左右的时间,逐步建立统一研发、统一销售、统一采购的新型管理体系。挖掘协同效应、优化资源配置。”  上述人士表示,具体而言,新公司从战略高度,统筹钢铁生产基地布局,多角度体系化整合钢铁主业区位优势:1.
在研发领域,集中优势资源,提升研发效率;2.
在采购领域,通过扩大采购规模、优化物流仓储、共享良好信誉降低成本;3.
在生产领域,提质增效整合四个战略级生产基地;4.
在营销领域,整合营销服务体系,巩固行业领先的超前服务优势;5.
在产品方面,形成全品种钢铁产品生产能力,强化战略产品的优势地位。  去产能备受关注  今年2月,国务院出台的《关于钢铁行业化解过剩产能实现脱困发展的意见》明确提出,中国要从2016年开始,用5年时间再压减粗钢产能1亿吨~1.5亿吨。为此,国家还安排了1000亿元用于钢铁煤炭工人分流安置。  国家发改委公布的数据显示,截至7月底,全国已累计退出煤炭产能9500多万吨,完成全年任务的38%;累计退出钢铁产能2100多万吨,完成全年任务量的47%。  那么,宝钢股份和武钢股份目前的去产能情况如何呢?  宝钢股份董秘处相关人士提供的数据显示,宝钢股份将2016年至2018年3年内压减钢铁过剩产能目标任务920万吨调整为2016年至2017年两年内压减钢铁过剩产能1100万吨。具体来看,宝山钢铁股份有限公司(罗泾钢厂)150吨转炉3座,现已停产,2016年完成装备封存;南通宝钢钢铁有限公司420立方米高炉1座50吨电炉2座、100吨电炉1座,现已停产,2016年完成装备封存,其中高炉在2019年年底前拆除。  宝钢集团广东韶关钢铁有限公司420立方米高炉1座,450立方米高炉1座,90吨电炉1座,现已停产,其中2座高炉2016年完成装备封存,2017年年底前拆除,电炉2016年拆除。上海不锈钢有限公司750立方米高炉1座、2500立方米高炉1座、150吨转炉2座,现已停产,其中2座转炉于2017年年完成装备封存,2座高炉2017年年底拆除。宝钢集团八一钢铁有限公司(拜城钢厂)1800立方米高炉2座,120吨转炉2座(现已停产),2017年完成装备封存。  根据武钢股份公布的数据来看,武钢股份2016-2017年压减生铁产能319万吨,粗钢产能442万吨。2016年武钢化解过剩产能目标已完成,其中武汉钢铁集团鄂城钢铁有限公司70万吨电炉和130吨转炉、620立方米高炉和1080立方米高炉设备已拆除;武钢集团襄阳重型装备材料有限公司35吨电炉和50吨电炉设备已拆除。  此外,武钢股份2017年化解过剩产能目标提前完成。其中武钢股份90吨转炉设备已拆除,1536立方米高炉设备已达到封存状态,正在实施拆除工作,2017年1月底完成拆除。  “宝钢股份、武钢股份将争取在2016年年底提前完成上述两年去产能目标任务。目前,与去产能相关的资产负债已按计划进行妥善处置和相应财务处理,相关人员等也按进度做好安置计划,不会给上市公司后续经营带来不确定影响。”宝钢董秘处相关人士说。  王国清认为,宝钢和武钢的合并有利于将双方的竞争立场转化为优势互补的合作模式,在湛江港和防城港建设过程中会有减量发展的过程,目前是要优先发展湛江港,防城港由广西国资委监管。通过产能重新调整布局,达到一致面对华中华南市场和东南亚市场的目的。  1+1>2?  宝钢与武钢的重组能否达到1+1>2的效果呢?  对此,宝钢股份董秘处相关人士对记者说:“我们将深入推进重组后的内部整合融合,以达到预期的并购整合效果。通过统筹平衡内部产能,对不同生产基地和不同产线实施协同整合,并充分利用各项支持政策,加快淘汰关停一批低效或无效产能;通过整合,逐步建立统一研发、统一销售、统一采购的新型管理体系,并以钢铁业为支柱、相关多元产业集群共生发展为手段,逐步发展成为钢铁领域世界级的技术创新、产业投资和资本运营平台。”  中泰证券分析师笃慧认为,宝钢与武钢是否能达到1+1>2的效果还有待观察。虽然宝钢武钢的兼并重组在一定程度上可以提升行业集中度,带来规模、协同效应,但是从历史经验来看,钢铁行业的兼并重组往往是成功寥寥。无论是之前的上海宝钢整合八一、韶钢股份,还是河钢、山钢集团的大整合,效果都不尽如人意。  王国清则向记者表示,上海宝钢兼并重组八一、韶钢股份属于中央国资委下属企业与地方国资委下属企业的整合;河钢、山钢的重组属于地方国资委下属不同企业的整合;宝武合并是同为中央国资委下属企业的整合;从河钢山钢整合来说,还是比较成功的,虽然各地采用分公司在运营,但上市企业资产进行了整合,实现了优质资产的集聚。  “宝武重组也是如此,宝钢股份和武钢股份的合二为一也使得这两个企业的优质资产得以聚合。宝武重组能够利用两大企业的强强联合,在战略规划、布局优化、创新发展、产品服务和资源配置、多元化发展等方面的进行协同,将会产生巨大的协同效应,进而达到‘1+1大于2’的效果。”王国清对记者说。  王国清还指出,宝武合并,冷轧汽车板、镀锌汽车板和取向硅钢三种产品的国内市场份额将分别超过40%、50%和80%,而在更高端的钢材品种——高磁感取向硅钢、高强冷轧汽车板、高表面质量镀锌汽车板等领域,宝武合并后产量将占有极高的细分市场份额。这样的整合后,新宝武集团汽车板产量全球第三,取向型硅钢全球第一,这种整合的规模效应可提高新集团在国内外知名度和品牌效应。  有业内人士认为,此前钢企重组不成功的主要原因是复杂的人事安排、管理难以理顺。但宝钢和武钢的合并则不一样:武钢集团现任董事长马国强1995年加入宝钢,2013年7月起任职武钢,因此宝武合并在人事方面较此前的诸多重组有着显著的优势。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