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钢铁产能严重过剩 鞍钢等钢企纷纷建厂海外

在笃定“走出去”战略后,拥有世界第二大钢铁产能的河钢集团,即便在春节假期,也不打算停歇海外扩张的步伐。  北京时间1月29日,据俄罗斯卫星网报道,据布拉迪斯拉发门户网站Finweb发布的消息称,中国河钢集团有意购买斯洛伐克东部的U.S.Steel
Kosice钢铁厂。  对此,《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致电河钢集团及下属公司多位人士,但因国内春节假期,上述多位人士均以未掌握具体信息为由,未作出直接回复。  一位钢铁业内权威人士表示,河钢虽是国内产能的巨无霸,但在综合实力上,却受到宝武钢铁、鞍钢、首钢等对手的冲击,寻求海外破解之道成为必然。  记者梳理发现,河钢集团于2014年9月即启动在南非的500万吨钢铁项目建设,而包括首钢、鞍钢等众多钢企也纷纷到海外建厂投资。  在分析师弭澎琦看来,海外建厂要面临政治、法律、劳工、环保等风险,但收购现有钢厂,则能回避这些问题,无疑也成为钢铁产能国际化新的尝试。  河钢提把握“一带一路”机遇  产能过剩引发的供需失衡,已让国内的钢铁产业在寒冬中徘徊数年,通过海外扩张转移过剩产能,似乎成了钢铁企业一个新选项。  1月29日,外媒消息称:“位于科希策的U.S.Steel钢铁厂已经开始出售。其美国所有者已经向中国河钢集团开绿灯,而放弃其它的所有提案。”  公开信息显示,U.S.Steel钢铁厂建于1959年,美国钢铁公司于2000年成为该厂的所有者,目前该厂有大约1.1万名工作人员,是斯洛伐克最大的企业。  布拉迪斯拉发门户网站Finweb发布的消息称,企业代表已经于1月26日在匹兹堡签署谅解备忘录。钢铁厂新闻秘书巴恰拒绝对出售该企业的消息进行评论。  对此,《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尝试联系河钢集团方面,多位受访人士以尚处国内春节假期、未掌握具体信息为由,未对上述信息作出直接置评。  在一位与河钢集团有业务往来的资深人士看来,从河钢集团“走出去”战略来看,斯洛伐克位于“一路一带”沿线,购买该国钢铁厂,符合企业预期。  就在几天前,在谈到“走出去”时,河钢集团董事长于勇称,“我们将把握‘一带一路’战略机遇,发挥全球营销服务平台网络优势,稳步推进产业链横向拓展和纵向延伸,着重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寻求可行投资项目。”  值得注意的是,在官网中的业务板块一栏,与国内其他同类企业相比,河钢集团将海外板块重点列出,称未来将“培育海外服务国内钢铁主业和海外新事业两大功能事业集群”。  据于勇透露的信息,目前河钢海外板块布局欧洲、美洲、非洲等地区,在海外拥有500万吨钢铁材料制造能力,形成了河钢全产业链海外发展格局。  来自上述外媒的消息显示,U.S.Steel
Kosice钢铁厂2014年共生产430万吨钢材。  弭澎琦向记者分析称,若此次收购完成,河钢集团的海外板块无疑将进一步壮大,也将是国内钢企海外扩张的一次新尝试。  多家钢企已落子海外  事实上,在国内同行因产能过剩陷入拉锯战时,拥有世界第二大钢铁产能的河钢集团,在数年前及开始了产能出海的尝试。  早在2014年9月河钢集团与南非工业发展公司、中非发展基金签署《河北钢铁集团南非钢铁项目合作谅解备忘录》,标志着该集团500万吨南非钢铁项目建设正式启动,这个项目也是我国在海外投资建设的最大规模全流程钢铁项目。  几乎同时,河钢集团宣布增持全球最大的钢铁贸易与综合服务商——德高国际贸易控股公司股权至51%。在内部人士看来,这也开创了“借船出海”的模式。  对此,于勇也曾明确表示,破解生存困境难题,唯有改革创新。必须加快经营理念、商业模式、体制机制等全面创新,走出一条国际化的强企之路。  记者梳理发现,想要在海外布局钢铁生产基地的,不光只有河钢集团,目前在东南亚、非洲、西亚等多个区域,中国的一些钢厂已经布下棋子。  在分析师刘新伟看来,过去中国钢厂们喜欢到海外买矿山,现在考虑到国内钢铁产能已严重过剩,越来越多的中国钢厂开始跑到海外建钢厂。  弭澎琦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分析称,目前国内钢企因环保、产能淘汰等压力,此时钢铁企业选择在海外建厂,颇有“产能国际化”的意味。  而对于新市场的期待,这也让他们充满期待。以河钢为例,按照集团的计划,到2020年实现集团海外公司年合并销售收入1300亿元(200亿美元),占集团比重30%。  来自冶金工业规划院的一位人士指出,国内钢企产品出口近年来贸易摩擦不断,而钢企将产能“国际化”,能够很好的避免这些问题。  “因为价格低廉,欧美等国多通过高额关税打压中国钢企。”一位国有钢企高层表示。  在弭澎琦看来,海外建厂要面临政治、法律、劳工、环保等风险,而且投资数额不菲,而同样的资金购买现有钢厂,则能很好回避上述问题。  值得注意的是,2016年4月,河钢集团出资4600万欧元收购斯梅代雷沃钢铁厂,成立河钢塞尔维亚公司。已经连亏7年的这家钢厂,于2016年12月实现了全面盈利。  弭澎琦向记者称,直接购买钢铁企业的方式,相比于在海外新建企业,可以实现低成本国际化扩张,可谓一举两得。

澳门新蒲京,中国报告网提示:国内钢铁产能严重过剩
鞍钢等钢企纷纷建厂海外。据了解,目前,印尼当地除喀拉喀托钢铁公司(下称“喀钢”)外,其他大部分钢铁企业规模较校公开数据显示,喀钢是印尼最大的钢企,截至2013年底,其粗钢产能约590万吨,生铁产能500万吨,几近占据印尼全部钢铁产能的一半。

导读:国内钢铁产能严重过剩
鞍钢等钢企纷纷建厂海外。据了解,目前,印尼当地除喀拉喀托钢铁公司(下称喀钢)外,其他大部分钢铁企业规模较小。公开数据显示,喀钢是印尼最大的钢企,截至2013年底,其粗钢产能约590万吨,生铁产能500万吨,几近占据印尼全部钢铁产能的一半。参考:《中国钢铁企业物流系统产业专项调研及未来五年发展规划分析报告》
过去,中国钢厂们喜欢到海外买矿山,现在,考虑到国内钢铁产能已严重过剩,越来越多的中国钢厂开始跑到海外建钢厂。
据印尼商报报道,中国鞍钢计划在印尼修建钢铁厂。报道援引该国工业部局长Imam
Haryono的说法称,鞍山钢铁集团将在印尼中苏拉威西省莫罗瓦利(Morowwali)建立年产能达500万吨的钢厂,公司将利用燃煤发电。
6月18日下午,鞍钢集团内部人士向《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表示,鞍钢集团进行对外投资,如果签订了正式的合作协议,至少会有背景材料,但目前没有收到关于这个项目的只言片语,如果有这个(项目),现在进展到什么程度,暂时了解不到。
在海外建钢铁厂,鞍钢集团此前也有尝试。据了解,鞍钢集团曾有意要在美国投资建设钢铁厂,但因为当时美国国会反对,这项计划并未成行。
《第一财经日报》记者梳理发现,想要在海外布局钢铁生产基地的,不光只有鞍钢集团,目前,在东南亚、非洲、西亚等多个区域,中国的一些钢厂已经布下棋子。
以印尼为例,去年1月28日,南钢股份曾披露,该公司携手GGS公司(印尼古龙钢铁集团的下属企业印尼武龙棉兰钢厂),在印尼棉兰共同投资建设钢铁厂。根据计划,项目争取五年内达到100万吨钢、铁、材生产规模,其中一期计划投资8000万美元,达到50万吨钢、铁、材的生产规模,计划三年内建成。
有分析师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称,中国去海外建厂,肯定看中了对方目的地的需求,比如印尼身处东南亚,钢铁需求巨大,特别是随着印尼经济的不断扩张,汽车、造船和机械工业都将成为拉动该国钢材需求未来增长的主要推动力。
据了解,目前,印尼当地除喀拉喀托钢铁公司(下称喀钢)外,其他大部分钢铁企业规模较小。公开数据显示,喀钢是印尼最大的钢企,截至2013年底,其粗钢产能约590万吨,生铁产能500万吨,几近占据印尼全部钢铁产能的一半。
河北是中国钢厂最为集中的省份,海外建钢铁厂的案例也最多。为了化解庞大的钢铁产能,河北省政府去年曾印发《河北省钢铁水泥玻璃等优势产业过剩产能境外转移工作推进方案》,方案明确了钢铁以东南亚、非洲和西亚国家为重点,鼓励河北省钢铁企业将境外矿产资源开发与境外资源深加工相结合,在矿产资源丰富地区开发矿产资源,投资建设钢铁生产加工基地,延长冶炼及加工产业链条,扩大钢铁销售贸易。
其中,已开工项目包括邢台德龙钢铁公司与泰国Permsin钢铁公司等3家企业合资在泰国建设年产60万吨热轧窄带钢项目;霸州新亚金属制品有限公司收购印尼爪哇太平洋有限公司30%股权扩建镀锌带钢及家具钢管项目。而武安市永诚铸业有限公司与印尼力宝集团合资在印尼建设一期年产200万吨钢铁厂项目、秦皇岛通联集团与老挝太平洋矿业有限公司合作建设年产30万吨钢铁厂项目也将陆续落地。
相比于上述项目扎堆东南亚,河北钢铁集团则选择远赴非洲建厂。就在上个月,该集团南非钢铁项目第三批人员已经奔赴南非,将逐一落实钢铁厂选址报告中涉及到的各项建设条件。
去年9月份,河北钢铁集团与南非工业发展公司、中非发展基金签署《河北钢铁集团南非钢铁项目合作谅解备忘录》,标志着该集团500万吨南非钢铁项目建设正式启动,这个项目也是我国在海外投资建设的最大规模全流程钢铁项目。
但是,如同中国钢厂在海外挖矿的风险一样,跑到海外建钢厂并非一帆风顺。
比如印尼有自己的高挥发煤炭资源,离澳大利亚也非常近,原材料进口非常方便。但中国去投资,最大的障碍是基础建设,看钢厂建在哪个岛上,有的岛连电都没有,铁路公路都要建。
实际上,此前也有中国钢厂试图在巴西投资设厂,但并未成功,南美洲国家对环评、征地都非常严格,还有用工制度,这些,我们在国内都没有处理好,走出去又能做好吗?分析师说。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