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力化解产能过剩 推动钢企兼并重组

1月10日,中国钢铁工业协会2017年理事(扩大)会议召开。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副主任林念修、工业和信息化部副部长徐乐江出席会议并讲话。  林念修在会上围绕钢铁行业的发展谈了3个方面的问题:一是行业大势怎么看,二是产业发展怎么办,三是今年工作怎么干。在讲话中,林念修描绘了未来10年钢铁行业转型升级路线图。他表示,要用10年时间,实现由钢铁大国向钢铁强国的转变。其中,有两个阶段性目标、分三步走。  两个阶段性目标包括——  第一个阶段是2016年~2020年,落后产能全部淘汰,僵尸企业应退尽退;压减粗钢产能1亿~1.5亿吨;产业集中度明显提高;行业效益明显提升,市场运行明显好转。  第二个阶段是2020~2025年,形成几家专业化龙头企业集团;国际竞争力整体增强,产业整体迈入中高端,占领国际竞争制高点。  “三步走”包括——  1、2016年~2018年  去产能、促重组,化解过剩5年任务力争3年完成,大头落地,制定实施兼并重组激励政策和保障措施,至2018年基本完成去产能任务  2、2019年~2020年  推重组,促转型,深化混合所有制改革,兼并重组的示范应用效应要体现出来,行业转型升级要见成效  3、2021年~2025年  提素质、增实力,基本形成企业组织结构优化、区域分配合理、产品技术先进、质量品牌突出、经济效益好、竞争力强的发展格局,实现我国钢铁行业由大到强的转变。  对于今年工作怎么干的问题,林念修提出了6个方面18个字的具体要求——  1、清落后  要在今年6月30日以前,彻底出清地条钢等落后产能  2、控总量  产能置换必须置换先进产能,落后产能不许置换  3、提门槛  从严把关新上项目  4、促重组  全力推动跨区域跨所有制重组  5、推循环  大力发展循环经济  6、严监管  从严实行行业监管  徐乐江在大会讲话中指出,当前钢铁行业的结构性调整才刚刚开始,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的“着力振兴实体经济”,极大增强了钢铁行业的信心。2017年是钢铁行业去产能、调结构的攻坚之年。“地条钢”等落后产能务必要在今年去除。  徐乐江表示,在河北调研时发现,10家生产“地条钢”的企业中,有9家没有精炼;用工频炉熔化废钢、加铬后以“方钢”名义出口的问题。在依法依规取缔“地条钢”方面,要发挥政府的作用,依法依规,创造公平的市场竞争环境。他指出,“在驱逐‘劣币’过程中,‘良币’要发挥作用”,淘汰地条钢等劣质钢铁会为优质钢铁腾出市场空间,不会造成供给不足的问题。  徐乐江强调,我们赶上了信息化时代,这在发达国家钢铁业的调整阶段是没有的。钢铁工业要实现钢铁工业由大到强的转变,就要把信息化、数字化工具用好,这些工具和钢铁下游行业的改造升级结合起来,会使钢铁业完成转型调结构的新飞跃。

产能过剩一直是困扰我国钢铁行业发展的最大问题,目前控制钢铁产能的有形和无形之手也在逐渐收紧。工业和信息化部副部长苏波18日在第八届中国国际钢铁大会上表示,将严格把关钢铁新建产能的核准,建立钢铁工业产能预警机制,希望从2013年到2017年年底,压缩钢铁产能8000万吨以上,使产能利用率达到合理水平。

澳门新蒲京,在加快化解产能过剩的同时,钢企已开启品种优化和业务转型。业内人士认为,市场和环保压力正在倒逼钢企转型升级,行业将进入以兼并重组为特征的结构调整期。

本报记者 于萍

着力化解产能过剩

现在钢铁企业不受待见。中国钢铁工业协会会长、宝钢集团董事长徐乐江的一句话道出了行业的尴尬境地。由于产能过剩问题严重,我国的钢铁行业发展困难重重。因此,化解产能过剩已经成为解决当前钢铁行业困难的着力点。

数据显示,2013年世界粗钢产量同比增长3.5%,达到16.07亿吨;我国粗钢产量同比增长7.5%,达到7.79亿吨。从产能利用率上看,2013年全球钢铁产能接近21亿吨,过剩产能近5亿吨。其中,我国的钢铁产能利用率仅为72%。

过度竞争、需求疲弱使得全球主要钢铁企业盈利能力大幅下滑。我国钢铁工业的整体利润率就长期处于工业行业末位水平。今年一季度,中钢协会员企业的销售利润率仅为-0.27%,同比下降0.64个百分点。

我国钢铁工业在快速发展的过程中积累了大量矛盾和问题,导致近两年钢材市场价格大幅下降,钢铁行业经济效益急剧下降。徐乐江表示,与2011年相比,2013年中钢协会员钢材销售结算价格每吨下降1026元,在钢材价格下降和原料价格上涨的双重挤压下,钢铁企业生产经营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困难。

我国钢铁工业已经迈入大国行列,但在快速发展中还存在一些突出问题,如产能过剩矛盾突出、行业利润率低下、资源对外依存度高、核心竞争力不强等。苏波表示,钢铁企业生产经营遇到很大困难,钢铁行业必须适应新形势,加快产业调整。

苏波指出,工信部作为行业主管部门,未来将主要围绕解决产能过剩、推进技术进步与结构优化、推动产品升级换代、提升国际化等四方面开展工作,其中将着力化解产能过剩,严格控制新增产能,加快淘汰落后产能,建立钢铁工业产能预警机制,推动钢铁工业化解过剩产能尽快取得实效。

当务之急是严格控制钢铁工业新增产能。苏波直言,重点是严格把关钢铁新建产能的核准,对新建项目实行等量或减量置换,淘汰落后产能则是化解产能过剩的重要举措。

据了解,2010年以来,我国已累计淘汰炼铁过剩产能8500万吨,炼钢过剩产能5700万吨。今年的预期目标要淘汰落后钢铁能力2700万吨,确保提前一年完成十二五淘汰落后产能的任务。

苏波表示,未来将进一步发挥价格、财税、金融、土地、贸易、生产许可的政策和规范准入管理的联动作用,促使不符合准入要求的企业退出市场。通过执行对钢铁行业公平税负政策,逐步取消进口钢材的保税政策,支持差别化电价、惩罚性电价水价,推动能耗水耗电耗达不到标准的产能退出市场。

希望从2013年到2017年年底,压缩钢铁产能8000万吨以上,使产能利用率达到合理水平。苏波表示。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