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环保部督查组运作:对地方完全不留面子! – 钢厂新闻 :: 新闻中心_中钢网

揭秘环保部督查组运作:和地方“红脸出汗”也要揪出造霾企业  从2016年末到2017年初,一场“跨年霾”席卷大半个中国。  当一个个“跨年霾”段子刷爆微博微信时,有一群人却在为尽可能减轻雾霾而默默贡献着自己的力量。他们,就是环保部的10个督查组!  “哪里雾霾最严重,我们就去哪里”、“别人是躲着雾霾逃,我们是追着雾霾跑”。对于环保督查组人员来说,这些虽然只是玩笑话,但是,也是最真实的工作写照。  2016年12月28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有幸受邀跟随环保部督查组做督查现场报道。12月30日一大早,记者奔赴河北衡水市与环保部派出的第二督查组会合,跟随督查组对衡水市、沧州市进行空气重污染应急预案措施落实情况督查。  督查组是怎么督查的?哪些企业容易受到“光顾”?督查组是否会面临地方的压力或企业的刁难……从2016年12月30日到2017年1月3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跟随督查组一一见证,并为您深度揭秘。  “秘密武器”上阵:督查哪个企业要看它  时间:2016年12月30日至2017年1月3日  根据环保部通报,2016年12月29日至2017年1月5日的重污染天气过程仍将持续。截至1月2日,京津冀及周边地区共62个城市启动黄色及以上预警。  对于这场持续时间较长的跨年雾霾,环保部专门派出了10个督查组,对石家庄、保定、济南、德州、郑州、衡水等18个地市重污染天气应对情况进行督查。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跟随的是第二督查组,主要督查地区是河北省衡水市和河北省沧州市。  12月31日早晨8点半,督查组一行两辆车准点出发。因为前一天晚上记者并没有拿到第二天的行程安排,于是询问坐在旁边的地方环保局的负责人:今天要去哪里督查,具体检查哪些企业?有点意外的是,该负责人回答,此前他们也没有行程表,具体情况他们也不知道,听从督查组的安排。  对于一个地级市而言,大、小企业数量一般有几千家,在有限的几天督查期间,督查组不可能每家企业都检查一遍,那么,到底如何确定检查哪些企业、不检查哪些企业呢?大企业一般排放量大,但是,环保设施运行较好,小企业虽然排放量小但违规排放则比较常见。记者不禁心中犯疑。  大概行驶了1个多小时后,车辆停在了一家大门紧闭的企业厂区外,督查组在出示工作证件后进了厂区,询问工作人员生产车间所在位置,直奔生产车间检查。检查完企业是否存在落实措施不力、违规生产,并在现场详细询问企业负责人相关生产情况,未发现相关违规生产问题后,督查组不做停留,继续驱车奔赴下一个企业。  值得注意的是,在每次督查完一片区域的企业后,督查组的负责人都会打开手机上一个带网格和企业标注的地图,然后迅速赶往另一片区域做现场检查。记者了解到,这一看似普通的地图导航软件,正是指引督查组最快找出污染排放问题的“秘密武器”。  据了解,环保部通过卫星遥感大数据分析系统,对京津冀及周边重点区域按照10公里*澳门新蒲京,10公里进行网格划分,在重污染天气应对期间,针对被督查城市每天抽取5个污染最重的网格,对该5个网格内的涉及企业进行精准执法。  督查组介绍,环保部是前一天晚上发送网格信息,督查组第二天对污染最重的网格内企业进行逐一排查,污染最重的网格一般也是排放量较大的区域,这样检查更有针对性,可以更精准地去找出问题。  实际情况是,记者在跟随督查组现场检查的过程中,时常都能够针对性地找出区域内的违规排放企业。  督查“红脸、出汗”:地方感慨不留面子  时间:2016年12月30日、31日  记者现场感受到,“红脸”、“出汗”成为此次督查过程中较为常见的情景。  12月30日,督查组在一家规模较大的保温材料生产企业做现场检查时,该企业负责人见面说的第一句话就是:我们已经停产了。  督查组立马反问:怎么证明?拿出你们的生产记录来看看。此话一出,似乎也有点令企业感到意外。随后,企业负责人让员工取来了产品入库记录。在检查入库记录时,督查组发现时间不连续,中间有一个月没有任何记录,对此,督查组向企业负责人提出了疑问。  在企业核实入库记录的同时,督查组问随行的当地主管部门的负责人:这家企业你们此前来检查过没有,有没有按要求停产?你们是什么时候发的预警通知,通知里面有什么要求?  一位当地政府主管部门负责人在回答督查组的提问后,企业也拿回了此前未出示的产品入库记录。尽管未从产品入库记录上发现明显的问题,但对于这一“小插曲”督查组似乎并不完全放心。督查组进一步要求企业提供最近几个月的用电记录。  虽然最终未发现该企业有违规生产的迹象,但是,在走出该企业厂区的时候,当地环保系统一位负责人感慨,在对企业进行检查执法过程中,地方环保部门虽然也会对违法问题进行处罚、追责,但是,不会这么严厉,督查组则是根本不给企业留面子。而且,地方环保部门也很担心督查出问题,会有很大压力。  由于此次督查正值元旦国家法定节假日,但是,督查组对于地方环保部门在反馈问题情况的要求上并没有丝毫放松,对于督查过程中发现的每一个有违规嫌疑的企业,都要求当地环保执法人员进行核实、复查,并要求当天向督查组反馈核实和处理情况。  比较典型的是,12月31日下午5点,督查组在返程途中看到路边有烟囱冒黑烟,当即检查发现黑烟来源于一个居民区供暖的小锅炉,由于价格原因,工人私自将兰炭锅炉改烧燃煤,导致出现大量黑烟。了解事实情况后,督查组立即要求主管该地区的环保系统负责人到场查处,并于当晚给督查组汇报处理结果。  一位地方环保局的副局长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辖区内大企业基本上按照要求停产或限产了,大企业也不敢公然违反重污染应急要求,但是,对于一些小企业确实不放心,心里没底,只能加大巡查,已经一个月没有休息了。  复产抓住“现行”:企业责任人被拘留  时间:2016年12月31日~2017年1月1日  “企业现在有没有在生产?”“什么时候停产的?”这两个问题几乎成了督查组进入企业检查时的开场白,在询问几个问题,大致了解企业生产情况后,督查组进入企业后去的第一个目的地无一例外都是生产车间。  2016年12月31日,在德兴车业有限公司检查时,企业对于督查组的突然到来似乎并没有准备,该企业一位工作人员试图把督查组领到办公室介绍情况,督查组没有去办公室而是坚持要求去生产车间。  在一个大门紧锁的生产车间外,督查组通过窗户看到里面并没有工人在作业,督查组要求将生产车间的门打开,该企业工作人员犹豫了一下后,随即打电话让车间里面的人把门打开。  记者跟随督查组进入车间看到,虽然偌大的车间并没有看到工人在从事生产活动,但是,在车间旁边的一个不大的房间内,却挤了十几个穿着工作服的工人,对于这些工人到底挤在这个房间干什么?该企业没能给出确切的答复。  督查组立即要求当地环保部门核查企业的生产情况,最终,该企业因违反当地政府下达的停产整治决定,擅自恢复生产,企业责任人被行政拘留。  新年第一天,督查组来到一家从事合金生产的企业,该企业负责人称,在地方重污染天气应急要求之前,企业早在2016年11月份就已正式停产了。  但是,督查组在企业生产车间看到一个敞开的蓄水池里热气腾腾,督查组询问,停产了为什么池子里面还有热气?企业负责人立马解释,这些热气是企业给周边的居民供暖造成的。  不过,企业的解释并没有说服督查组,反而使督查组更加怀疑企业在故意掩盖一些问题。随后,督查组一位专家爬上了锅炉旁边的阶梯,伸出一只手放在已经停火的锅炉上方,该专家告诉督查组,上方还是热的,应该停产时间不久,正常情况下停产一天以上就不会有热度了,现在还能明显感觉到温度,很有可能是今天早上才停产。  紧接着,督查组在锅炉旁边发现了一些生产留下来的废渣,把手放在了废渣的上方,同样能够明显感觉到散发出来的热气。在这些证据面前,企业负责人仍然坚称早已停产,不存在违反应急响应要求偷偷生产的问题。  为此,督查组要求查阅企业用电记录,在事实面前,企业最终承认违规开工生产的事实,督查组立即责成当地环保部门对企业违规生产问题进行处理,并要求地方环保部门对这类企业加大巡查力度。  截至1月4日记者返回北京时,督查组仍在一线为减轻雾霾而不停“奔走”。  揭秘1:开场白怎么说?  “企业现在有没有在生产?”“什么时候停产的?”这两个问题几乎成了督查组进入企业检查时的开场白。  揭秘2:结束后怎么做?  每次督查完一片区域的企业后,督查组负责人都会打开手机上一个带网格和企业标注的地图,这就是指引督查组最快找出污染排放问题的“秘密武器”。  揭秘3:有嫌疑怎么办?  督查组对于督查过程中发现的每一个有违规嫌疑的企业,都要求当地环保执法人员进行核实、复查,并要求当天向督查组反馈核实和处理情况。

□ 本报记者 郄建荣

明明球磨机还是热的,但是,督查组到现场,企业却公开撒谎称已经停产。这是4月6日,《法制日报》记者跟随环保部唐山督查组在唐山市嘉澍工贸有限公司督查时亲历的一幕。

如此情形,在督查组所有成员看来,没有什么可大惊小怪的。理由是几乎每一天的督查都会遇到这样瞪眼说瞎话的企业。

4月2日,唐山市发布空气重污染橙色预警,从4月1日到4月6日,督查组对唐山橙色预警预案执行情况进行现场督查。6天时间,督查组抽查企业95个,发现问题54个,发现问题率高达64%。

督查组在发现企业未执行应急预案的同时查出,唐山市政府预案中相关职能部门有履职严重不到位的情况,环保部门单打独斗的局面仍然没有得到有效改善。

有专家认为,要改变这种现状需要从国家更高层面着手。

明明在生产企业却瞪眼说瞎话

4月6日是督查组在唐山市督查的最后一天,一大早,督查组督查人员即赶往唐山市汉沽管理区,“这是什么企业,是不是在预案里面,如果在,我们就去看一下。”车到汉沽管理区,督查组决定去唐山市嘉澍工贸有限公司检查。

督查组的车辆进入企业后,企业的相关负责人已经在场。“不用停,车直接开到车间附近。”督查组人员说。下了车,企业负责人也尾随过来。踏着厚厚的粉尘,尽量放轻脚步,督查组一行来到企业生产厂房外,“生产了吗?”督查组人员问。“没有。”企业负责人回答。没有更多交流,督查组人员直奔厂房内的球磨机,用手一摸是热的。

“你们说吧,怎么回事?昨夜肯定生产了。”督查组人员语气坚定,容不得丝毫质疑。企业负责人犹豫、沉默,几分钟后终于承认:“昨夜凌晨一点到三点在生产。”

更为恶劣的是,督查组人员现场发现,嘉澍工贸两条生产线的一条是直径2.4米的球磨机,它属于国家明令淘汰的落后产能,但是,就在督查组检查的当天,这条生产线也在生产。

此外,今年1月13日,质检总局发布公告注销了1053家钢铁和水泥产品生产企业工业产品生产许可证。而嘉澍工贸也在其中。

无独有偶。从嘉澍工贸出来,督查组来到芦台经济开发区。没有客套,直接进厂。督查组人员等先进到远大洪雨防水材料有限公司的生产车间,“怎么这么热?”在一台涂料生产设备旁,督查组人员问。“因为生产原料有沥青,所以必须得保温。”企业负责人如此回答。

“沥青那是热的,电机不热,看来是没生产。”督查组人员边走边说。见状,企业负责人一脸轻松:“从4月2日起,唐山市启动空气重污染橙色预警,这几天我们一直都没有生产。”企业负责人不无得意地说。

尽管督查组人员嘴上说企业可能没生产,但是,他并没有离开企业,在一堆产品旁,这位督查人员仔细查看产品包装后发现没有生产日期,询问企业没有答案,于是督查组人员直接进入另一台生产设备旁边的小房间:“这是什么,怎么回事?”督查组人员拿着一个写有生产记录的本子,让企业负责人解释,为什么这个本子上记录着这几天的整个生产过程,而且就在6日当天,检查组到企业之前仍在生产。

谎话被督查组识破!直到督查组取完证离开,企业负责人再没说一句话。

据督查组介绍,在唐山督查的6天时间里,所到企业每当询问有没有生产,几乎没有企业承认说生产,瞪眼说瞎话是普遍现象。

督查人员不得不翻墙进厂检查

除了瞪眼说瞎话,企业躲避执法检查是督查组遇到的另一个普遍性问题。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