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料加工也干不下去了 重庆钢铁6年狂亏200多亿 – 钢厂新闻 :: 新闻中心_中钢网

在沪港两地上市的重庆钢铁日前发布公告称:公司于去年12月31日,终止了原先与攀华集团签署的来料加工协议,并对攀华节余来料的处理方式进行补充说明。  该协议签署于去年4月18日签订,期限为两年。协议规定,来料加工期间,重庆钢铁连续三个月每月交付的热轧卷板不低于50万吨,而攀华每天需提供至少1.5万吨铁矿石,0.6万吨煤炭。  如今协议执行未满一年便草草结束。重庆钢铁公告称:协议终止的主要原因在于市场变化较大,来料运输不可控、消耗等指标难以统一,双方协商终止协议,不追究责任。  已经长期停牌进行重大资产重组的重庆钢铁正身陷连续巨额亏损的困境。2016年前三季度总营收36.85亿元人民币,同比减少45.17%,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归属母公司股东净利润亏损36.59亿元人民币,同比减少13.99%。  如果扣除非经常性损益,重庆钢铁已经持续6年多亏损了。从2010年到去年9月底,累计亏损额达到224.91亿元。下面是面包财经根据财报数据绘制的重庆钢铁历年总营收和净利润的变化趋势图:  重庆钢铁去年6月份开始停牌,进行重大资产重组。8月31日与渝富控股签订《重大资产重组框架协议》,拟定将目前持有的与钢铁生产经营相关的资产进行出售,同时收购经渝富控股所控制的渝富资产经营管理有限公司所持有金融、产业投资等领域的相关资产。目前重组仍在进行中。

连续2年净利润负值后被实施退市风险提示、筹划重组近1年后失败,*ST重钢(601005)的窘境越来越无法掩盖。  5月10日晚间,*ST重钢发布公告称,公司于近日接到重庆仲裁委员会(2017)渝仲字第706号参加仲裁通知书,申请人重庆市爆破工程建设有限责任公司(下称“重庆爆破”)与被申请人重庆钢铁股份有限公司建设工程合同纠纷一案已经由仲裁委员会受理。  据*ST重钢对上述案件的情况说明,两家公司之间的合同于2012年3月20日签订,2014年8月5日完成结算审核,审定结算造价为7584万元。截至现在,*ST重钢尚未支付的工程款余额为1637万元。  值得注意的是,就在此前一天,也就是5月9日晚间,*ST重钢也发布过一则重大诉讼事项公告。近日,重庆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已受理原告重庆渝商再生资源开发有限公司(下称“重庆渝商”)与被告重庆钢铁股份有限公司买卖合同纠纷一案。公告显示,*ST重钢对重庆渝商的欠款余额为9589万元,欠款主要来自于产品购销。  这就意味着,*ST重钢接连被追讨欠款超1亿元。加上最近两次公布的诉讼事件,*ST重钢在2017年已遭遇3次重大诉讼、仲裁事件。此前的4月21日,尚未戴帽的重钢曾公告称,重庆市长寿区人民法院已受理原告太原重工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太原重工”)与被告中联重科物料输送设备有限公司(下称“中联重科物料”)、重庆钢铁股份有限公司买卖合同纠纷一案,重庆钢铁案涉1214.7万元货款。  实际上,*ST重钢自2010年以来长期在亏损边缘挣扎。有业内人士曾对澎湃新闻(www.thepaoer.cn)表示,“2017年钢铁去产能的重点之一是处理
僵尸企业 ,重钢就是典型的 僵尸企业
,长期靠政府输血维持。”  *ST重钢母公司重庆钢铁(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下称“重钢集团”)是重庆市最大的钢铁集团,是一家具有百年历史的大型钢铁联合企业,其前身为1890年清政府创办的汉阳铁厂。  翻看*ST重钢历年业绩报告,2010年净利润为1000万元,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净利润为-2584万元,当期政府补助1071万元、无偿使用重钢集团相关资产1.53亿元;2011年净利润-14.71亿元;2012年净利润为9881万元,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净利润为-18.68亿元,当期政府补贴达20亿元;2013年净利润为-24.99亿元;2014年净利润为5143万元,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净利润为-25.36亿元,当期政府补贴为9.23亿元;2015年净利润-59.87亿元,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净利润为-93亿元,当期政府补贴达9.69亿元。2016年净利润-46.86亿元。  也就是说,近两年亏损超百亿元的*ST重钢,若没有当地政府补贴,早在5年之前就应该被戴帽。  危难之际,*ST重钢曾一度寄希望于重组,并准备“钢铁换金融”。  *ST重钢于2016年6月2日起停牌,原因即重庆市国资委筹划重大事项。此后的8月30日,重组对象浮出水面,*ST重钢与控股股东重钢集团和重庆渝富控股(渝富控股持有渝富集团100%股权)签署了《重大资产重组框架协议》。  根据此前公告,重组框架方案将至少包含两项主要内容:
*ST重钢拟出售钢铁业务相关资产;拟收购经过整合后的渝富集团涉及金融、产业投资等领域的优质资产。渝富集团实际控制人为重庆市国资委。  不过,5月2日晚间,停牌近一年的*ST重钢发布公告称,终止本次重大资产重组事项。  *ST重钢给出的理由包括,一方面,本次重大资产重组方案较为复杂,拟置出钢铁资产涉及债务规模大,债权人众多,涉诉债务情况复杂,经与债权人进行沟通,公司尚未能就重组方案与主要债权人达成一致意见;另一方面,拟置入的渝富集团主要资产涉及相关监管政策的要求,在目前监管政策下,拟置入资产方案难以满足境内外两地监管要求,且资产剥离所涉及的审批和操作程序较为复杂,需分别履行国有资产监管管理部门、金融及证券行业主管部门等监管审批,并涉及上市公司的信息披露衔接工作。根据重大资产重组的相关监管规定和要求,预计本次重组难以在规定的时间内与交易相关各方就重组方案达成一致并披露重大资产重组预案。  至此,*ST重钢耗时近一年的重组正式宣告终止。重组失败后,*澳门蒲京赌场手机版,ST重钢或面临重整命运。  此前的4月24日,*ST重钢收到债权人重庆来去源商贸有限公司(下称“来去源公司”)发出的《通知书》,来去源公司以公司不能清偿其到期债务并且资产不足以清偿全部债务为由,向重庆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提出对公司进行重整的申请。  *ST重钢母公司重钢集团已于5月2日召开董事会就*ST重钢被债权人申请重整事项进行了专项研究,同时向重庆市国资委进行了汇报。重钢集团还称,理解并支持*ST重钢进行重整。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