寄望“互联网+”驱动钢铁业转型

十二年前,在德国参观访问时,刘未未被德国加工制造企业的信息透明度震撼到了。  “客户可以直接在销售经理的电脑上,核对原材料的采购时间、产品的生产进程、操作工位上的工人姓名。所以后来德国人提出工业4.0,我一点都不感觉奇怪,因为他们很早就在这样做了。”她说。  刘未未是武汉大西洋连铸设备工程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大西洋连铸”)的总经理。而她十二年前在德国看到的一幕,早已经在中国落地生根,并在更大范围和更深层次上影响着中国制造业乃至中国经济的未来。  工业4.0被称作第四次工业革命,正在经济转型期的中国,更是将两者融为一体,希望在强国之路上更进一步。  数日前,2016年12月23日,推进“中国制造2025”工作现场会暨国家制造强国建设领导小组第四次会议在湖南省长沙市召开。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作出重要批示。  从2015年年初提出中国制造2025这个想法,到2015年5月8日,国务院发文落实,正式将《中国制造2025》定调为中国制造强国的第一个十年战略,中国制造2025已经成为国家层面的重要战略。  刘未未所执掌的大西洋连铸是一家武汉的民营企业,正是这场工业革命的见证者和践行者,其所在钢铁业所面对的问题和挑战折射出这场工业革命的全景——一场没有硝烟的未来话语权竞赛。  技术派的传承  2004年那次德国之旅后,刘未未兴奋了好长一段时间,经过几个彻夜不眠的思考,她想好了要引入德国的先进技术理念,并将其融合到大西洋连铸的具体运营中去。  大好的行业背景也为刘未未的实践提供很好的支持。  2000年开始的十多年间,中国钢铁业正在经历前所未有的繁荣期,2000年初,中国的钢铁行业开始蓬勃发展。连铸比(连铸合格坯产量占钢总产量的百分比)从此前的不足30%,逐步攀升至90%以上。作为上游的连铸技术提供方,大西洋连铸的业绩一路飙升,并在2006年达到6亿元的营业额高峰,公司连续几年人均纳税在武汉市名列前茅。  接不完的订单、上不完的项目,让每一个钢铁业从业者,如同高速运转的陀螺般转动,时代在推着每个人被动向前,很难有精力停下来思考。  但大西洋连铸是一个例外。  受德国企业的启发,大西洋连铸投入大量的金钱和精力,用工业4.0的方式对供应链进行优化。公司把一些智能化的软件程序装入物流、采购和产品的加工制造环节中,以此做到生产环节的可追溯。  “供应链的透明程度决定了公司未来的竞争力,尤其是在境外市场。”刘未未说道。在海外市场,中国企业在语言方面可能不如母语是英语的竞争对手,但视频是富有说服力的。可以让客户明白公司的产品实现不是偶发,而是每个环节都经过深思熟虑的。  大西洋连铸能够做到这一点,是基于对于技术的一贯的坚持和重视。  上世纪九十年代,大西洋连铸的创始人刘联群赴美国进修学习连铸技术。在与美国同行交流的过程中,他意识到中国连铸行业未来发展的巨大前景,萌发了创建专业化连铸技术公司的想法。  1992年公司创办,前身是武汉市青山大西洋冶金技术研究所,大西洋连铸正式成立于2001年,与需要大量人力的钢铁企业不同,这是一家技术密集型的公司。大西洋连铸目前有近百名员工,其中有一半是技术人员。公司每年把20%-30%的营收,投入到技术研发和专利保护中。  大西洋连铸在连铸技术领域获得三十多项专利,每年推进新的机型或技术,以适应不断升级的钢铁产业。其中几项技术创新较大地影响了国内连铸领域,成为中国连铸发展史上的里程碑时间,或填补了中国连铸技术某些具体细分的空白等。  但是对于刘未未来说,这些技术成就,相对来势汹汹的工业4.0,还远远不够,未来的挑战非常大。  启赋资本创始合伙人傅哲宽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钢铁作为传统行业,产能存在过剩的情况,资本关注会比较谨慎。  钢铁业定调  在经历了几年大跃进式的快速发展后,2013年左右,过剩的产能把钢铁业带入了盘整期。钢铁企业开始合并重组,市场活跃度逐渐下降。  大西洋连铸总经理刘未未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透露,受行业周期影响,公司近几年营收大幅滑落。  此前,大西洋连铸只在印度、非洲等地零星布局。最近两年国内钢铁市场趋冷,海外市场成为了大西洋连铸越来越重要的关键词。  “处于行业尖端的外资公司能够反周期生存,及早全球化是一个解决方案。全球市场均衡布局,利于业绩稳定。”目前,刘未未对海外业务非常重视。  从最初的被动出海,到主动布局。“公司在印度等地开设办事处,主动开拓当地市场。”刘未未说。  在印度等地项目竞标的过程中,大西洋连铸面临着日本、欧洲企业带来的竞争。刘未未表示,首先大西洋生产的连铸机产品质量是过关的,符合高品质的要求。公司的竞争力还在于设备稳定且性价比高,并且富有地理优势,离目标市场更近。大西洋连铸可以提供更好的现场安装及售后服务,这些服务为客户带来的时间成本上的优势则成为行业内隐藏在报价单后的价值。  其中,印尼有丰富的铁矿石资源,钢铁生产成本低,当地成为大西洋连铸在海外的重要市场。此外,刘未未还看好美国市场。她认为,虽然美国对中国的钢铁制品有反倾销的情绪,但在钢铁生产方面,美国的设备逐渐在老化,存在改造的巨大市场空间。  对于钢铁业的未来,中国钢铁业协会已然定调——“去产能、走出去、智能化”。在中国制造2025的国家战略强力推行的背景下,中国钢铁企业需要对于电气化和数字化两次工业革命进行不同程度的补课,而技术型企业需要的是更进一步——提前布局工业4.0时代。  走出去,对于元气大伤的钢铁业是一个很好的解决生存问题的机会,而智能化是决定未来话语权的战略目标。  而业界理解的走出去并非将落后产能转移到海外,而是钢铁业企业以此为契机,向中高端市场进发的一个重要契机。  无疑技术将为这一进程提供重要保障和支撑。  坚持技术领域吸收和赶超的大西洋连铸看到了其中蕴含的大量机会,并探索一条钢铁业技术派的创新之路,留给刘未未的命题挑战相当大,要做的事情很多。  “在技术型公司方面,我们会倾向于投资一些技术特别高端,可以替代进口的钢材技术类公司,这样的标的目前国内特别少,我们还在甄选。”傅哲宽说。

今年1-8月份我国累计粗钢产量5.43亿吨,同比下滑2.0%,同期粗钢表观消费量为4.77亿吨,同比下降5.5%,下滑幅度明显超过产量降幅。1-8月份我国大中型钢铁企业实现利润总额为亏损180亿元,而去年同期为盈利146亿元。这些都充分说明我国钢铁业正处于极其困难的时期。那么处于困境中的中国钢铁业如何实现转型?“互联网+”将为钢铁业转型提供哪些机遇和途径?这是10月21日召开的第十届中国钢铁年会暨第六届宝钢学术年会大会上热议的话题。

中国金属学会理事长干勇院士在发言时指出,我国钢铁业在相当长的时期内都将处于低增长、低价格、低效益、环保高压力的新常态,而根本出路就是持续创新发展,包括理念创新、商业模式创新、管理创新和技术创新。工业互联网下钢铁工业生产流程绿色化和智能化是转型的主线。工业互联网的应用将进一步降低流程制造业的成本、提高效率、推动技术进步、组织变革,形成更广泛的以互联网为基础设施和创新要素的发展新形态。

国际钢协总干事埃德温巴松在发言中,分析了欧洲、美国、日本等国家和地区上世纪70年代钢铁需求达到峰值时,钢铁行业为应对产能过剩所采取的调整措施及效果。他认为,钢铁行业通过结构调整,在生产效率、产品成材率等方面都将获得提升。他认为,结构调整是一个长期的过程,而且要历经多个阶段。从一些成功的结构调整案例可以看出,政府和企业间的协作对调整的结果具有重要性。

澳门新蒲京,新日铁住金公司副社长柳川钦也在发言中介绍了上世纪70年代日本进行结构调整的经验。他称,在进行结构调整过程中,欧洲钢铁业是在企业出现大面积亏损的情况下才真正开始削减产能,由于行动迟缓,导致当地许多钢铁企业被欧洲以外的资本所兼并。美国也是在产能过剩导致钢铁行业处于盈亏边缘的时候才开始削减产能,这也造成多家钢厂破产。相比之下,日本钢铁企业在尚能确保盈利的情况下就决定投入大量资金,通过设备的集中化和大型化,削减钢铁产能,取得了很好效果。

宝钢集团董事长徐乐江在发言时表示,中国钢铁业目前正处在一个最坏的时代,也是一个最好的时代。与欧美钢铁业遭遇产能过剩不同的是,中国钢铁业赶上了互联网时代,互联网已经超越工具,成为了一种能力,与各行各业结合之后能够赋予传统行业新的力量。互联网正在为中国钢铁业的转型提供机遇和途径。主要体现以下四个方面。

首先,借助互联网的优势,提升中国钢铁行业的效率。这包括:

1)提升组织和资源配置效率。互联网拉近了企业与客户的距离,供需关系更加清晰,有利于钢铁企业提升组织效率,从而提高资源的配置效率。

2)提升研发和技术效率。将互联网技术融入制造工艺技术和产品的研发创新中,成为一种既能提高研发效率又能成为工艺和产品创新的一大工具。

3)提升商业模式效率。互联网是连接钢铁产业链各环节的技术工具,是提升商业模式效率的重要手段。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