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武钢铁重组落幕 重塑全球产业格局 – 钢厂新闻 :: 新闻中心_中钢网

即将到来的2017年,钢铁行业去产能工作将继续深入推进,与此同时,钢铁行业内的兼并重组、结构调整的步伐也将加快。“宝武合并只是钢铁行业这一轮兼并重组的一个开始。”  2016年注定是中国钢铁工业发展史上的一座里程碑。  这一年,中国钢铁产业在行业寒冬中打响了去产能的攻坚战;铁矿石价格持续上涨实现V字反弹,螺纹钢价也从去年底1800元冰点持续上涨至今年12月初3800元高点,实现强势逆袭。  但若论2016年对钢铁行业影响最为深远的事件,无疑当属宝武大合并。这桩打造出6000万吨年产能“中国神钢”的重组案例,注定将成为改变中国钢铁行业竞争格局,也将对全球钢铁行业带来深远影响的经典案例。  宝武合并完成  2016年12月7日晚,宝钢股份与武钢股份双双公告,经证监会审核,宝钢股份换股吸收合并武钢股份事项,获得无条件通过。这意味着,宝钢与武钢合并重组正式完成,拥有超6000万吨年产能的“中国神钢”将就此起航。  2015年,中钢协统计的百家大中型会员钢企主营钢铁业务连续12个月亏损,主业全年累计亏损额超过1000亿元,同比增亏24倍。武钢集团上市公司武钢股份以巨亏75亿成为两市的“亏损王”;宝钢股份的净利10.1亿元,同比下滑82.5%,这一净利额也刷新了其18年来的最低纪录。国内钢铁产能严重过剩,钢铁全行业几乎都陷入了困境。  2016年6月26日,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及钢铁行业去产能大背景下,中国最大的钢企宝钢集团与新中国第一家钢企武钢集团通过上市公司公告正式确认将重组合并。  “全国8亿吨钢铁产能,如果还像以前那样分散、无序甚至恶性竞争,钢铁行业面对的去产能、脱困等难题将无法根本解决。”中国钢铁工业协会副会长迟京东在采访中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强调。  半年来,宝武合并重组各项工作的推进速度超乎业内预期。9月22日,合并方案对外公布;10月28日,股东大会高票通过吸收换股合并方案。10月31日,国务院国资委召开大会宣布宝武钢铁掌舵人:原武钢集团董事长马国强任宝武钢铁董事长,原宝钢集团总经理陈德荣任宝武钢铁总经理;11月17日,宝钢集团的工商变更登记宣告完成,正式更名为“中国宝武钢铁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宝武集团”)。  宝武大合并,是近年来中国钢铁行业内最大规模的一次重组。新成立的宝武集团,资产规模将达到7300亿元,年营收将达3300多亿,员工22.8万人,年产粗钢规模将位居中国第一、全球第二(仅次于安赛乐米塔尔)。  在12月1日举行的宝武钢铁集团成立大会上,宝武集团董事长马国强指出,作为国有资本投资公司的试点央企,宝武集团将逐渐向管资本转型,今后着重在体制机制创新、专业化公司发展、瘦身健体、提质增效等方面实施系列改革,最终打造出钢铁行业世界级的技术创新、产业投资及资本运营平台。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从宝武集团获悉,宝钢股份吸收合并武钢股份后,将全面统筹上海宝山、武汉青山、南京梅山和新建中的湛江东山四大钢铁基地布局。未来将通过整合境内沿海、沿江战略区位,进一步整合钢铁主业的区位优势,合理分工布局周边市场,有序对接国内与全球客户,辐射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经济区域。  重塑市场格局  分析师徐向春在采访中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宝武合并给钢铁业带来的最直接的影响,就是市场竞争格局的改变。“国内钢铁产业长期存在”北强南弱“、”北钢南运“的格局,宝武的合并正打破并重塑市场格局。”  此前,宝钢和武钢分别在广东湛江和广西防城港布局了千万吨产能的两大钢铁基地。今年7月,宝钢湛江钢铁二号高炉点火试生产,标志着投资500亿元的宝钢湛江钢铁一期全面投产,年产能900万吨。随着湛江产能的逐步释放,宝武集团将打破钢铁行业北强南弱的局面。  防城港项目因武钢柳钢分家等原因,建设进度滞后,目前尚未建设完成。在10月28日的武钢股份股东大会上,马国强透露,防城港项目或将重新调整定位,“从新的宝武钢铁集团角度,我们将重点发展湛江项目。而防城港项目方面,我们将和广西自治区政府之间商量,希望通过错位竞争的方式对其重新定位。”  从主要产品来分析,武钢是目前全球规模最大的硅钢生产基地,具备192万吨的冷轧硅钢生产能力,其中取向硅钢产能60万吨;而宝钢冷轧硅钢产能130万吨,其中取向硅钢产能30万吨。合并后的新宝武集团在取向硅钢市场占有率将高达70%以上,一跃成为全球最大的硅钢生产企业。同样,汽车板材的市场占有率在合并后也大幅提升至60%以上。宝武合并对未来硅钢、汽车板材的市场发展也是一大利好。  从产业链来分析,以往中国钢企在铁矿石采购方面出于巨大产能的刚性需求,对国际矿业巨头往往没有博弈和议价能力。宝武合并后,6000万吨年产能的钢铁巨无霸,其折合铁矿原料约占全国铁矿总进口量的10%,巨大的体量,将增加其与上游供应商谈判的筹码。  在迟京东看来,宝武合并后的协同效应,或许会给行业带来更深层次的影响。迟京东认为,宝武合并后,钢材的生产、销售、研发及战略规划等方面,有望最快实现协同。“随着钢铁产业的发展,今后材料发展和技术提升也会非常快,很多基础性的研究,尤其是能源环保、绿色制造、智能制造等,这些前瞻性的研发都需要大企业承担更大责任。新的宝武集团未来将为钢铁全行业在研发、技术方面打好基础、把握方向。”迟京东称。  年末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明确,2017年,除了要继续推动钢铁行业化解过剩产能外,便是创造条件推动企业兼并重组。多位受访行业人士均认为,即将到来的2017年,钢铁行业去产能工作将继续深入推进,与此同时,钢铁行业内的兼并重组、结构调整的步伐也将加快。  迟京东表示,宝武合并为行业树立了很好的示范案例,连第一梯队都可以高效整合提升竞争力,其他钢企没有理由不做转型或整合。“宝武合并只是钢铁行业这一轮兼并重组的一个开始。接下来,更大范围的钢企重组整合即将拉开帷幕。”

12月7日晚,宝山钢铁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宝钢股份”)和武汉钢铁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武钢股份”)分别发布公告称,其合并事项获得中国证监会并购重组委审核通过,这意味宝武钢重组正式落定。  早在6月26日,宝钢股份和武钢股份分别发布公告称,因重组事宜停牌,自10月10日复牌以来,截至12月8日,宝钢股份上涨34.69%、武钢股份上涨28.99%。  宝钢股份和武钢股份的合并将会对其自身和整个行业带来怎样的影响?两者的重组与以往的钢企重组有什么不同?重组之后,在业务上又会有怎样的布局?两者的重组能否实现1+1>2的效果?  其中,备受业内关注的问题是去产能。国家发改委公布的数据显示,截至7月底,全国已累计退出煤炭产能9500多万吨,完成全年任务的38%;累计退出钢铁产能2100多万吨,完成全年任务量的47%。宝钢股份和武钢股份合并之后,在去产能方面的情况如何?《投资者报》记者针对以上问题进行采访,得到了宝钢股份董秘处的详细答复。  央企兼并重组  自宝钢股份和武钢股份披露吸收合并方案以来,双方的进展一直备受关注。直到12月7日双方的吸收合并方案获得证监会批准后,才算正式尘埃落定。  根据双方公告显示,宝钢股份向武钢股份全体换股股东发行A股股票,换股吸收合并武钢股份。宝钢股份为本次合并的合并方暨存续方,武钢股份为本次合并的被合并方暨非存续方。武钢股份现有的全部资产、负债、业务、人员、合同、资质及其他一切权利与义务由武钢有限承接与承继,自交割日起,武钢股份的100%股权由宝钢股份控制。  宝钢股份此次换股吸收合并武钢股份的换股价格为4.6元/股,武钢股份的换股价格为2.58元/股;由此确定武钢股份与宝钢股份的换股比例为1:0.56,即每1股武钢股份的股份可以换取0.56股宝钢股份的股份。在这次换股合并中,宝钢股份向武钢股份全体股东发行股份的数量为56.53亿股。合并完成后,上市公司股份总数为221.19亿股。  在12月1日,宝钢股份和武钢股份的控股股东宝钢集团、武钢集团进行了联合重组,宝钢集团也更名为“中国宝武钢铁集团有限公司”,武钢集团股权将无偿划转至中国宝武集团。联合重组完成后,宝钢股份、武钢股份均为中国宝武集团控制的下属企业,中国宝武集团将控股合并后上市公司。  据了解,宝武集团重组以后,资产规模将达到7300亿元,经营收入将达到3300多亿元,员工22.8万人。  王国清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宝武集团的成立意味着钢铁行业央企兼并重组的开启,将产生年产能达6000万吨的钢铁巨无霸公司,产量将跃居中国第一,世界第二,有助于提升钢铁行业集中度、企业核心竞争力和国际竞争力,对于钢铁行业将起到引领作用。”  数据显示,2015年,宝钢集团粗钢产量为3494万吨,武钢集团粗钢产量为2577万吨,两家企业累计产量为6071万吨,超越河北钢铁集团(2015年粗钢产量4774万吨)成为全球第二大钢铁企业。  亏损王与盈利王  武钢集团是新中国成立后兴建的第一家特大型钢企,宝钢集团是成立于改革开放之后。论资历,武钢集团要比宝钢集团大;论行政级别,两者旗鼓相当。基于这两方面,武钢集团是不愿意被宝钢集团“吃掉”的。  武钢股份在2004年经历了一次跨越式发展,在国内兼并重组鄂钢、柳钢、昆钢,在国外投资了8座海外矿山,在广西防城港新建钢铁基地与宝钢湛江基地正面交锋。但这次跨越式发展所带来的却是巨亏,根据中钢协的数据,2015年亏损钢企前20强里,几乎全部是国营钢企,包括武钢、鞍钢、首钢、马钢、包钢、本钢等国字头钢企。其中,根据Wind数据显示,武钢股份2015年以亏损75亿元被称为“亏损王”。  而盈利钢企20强,可以归为三类:一类是民营钢企,包括江苏沙钢、河北新武安、河北纵横等等,这个占大多数;第二类是做特钢的,例如中信泰富特钢集团;第三类是管理水平较高的国营钢企,比如宝钢、河钢、山东钢铁集团等少量国营钢企。  如果说武钢股份是2015年上市钢企的亏损王,那么,宝钢股份则是“盈利王”。相比而言,宝钢股份在技术引进、运营管理与成本控制上的出色,使其盈利水平在国内钢企中名列前茅。根据Wind数据显示,2015年宝钢股份以7亿元净利润位居上市钢企第一。  在产品方面,武钢的优势在于硅钢和重轨,而宝钢的优势则在于汽车板与家电板,后者的附加值更高,且受房地产下行的影响也更小,这也是宝钢盈利水平较高的重要原因。  一个是亏损王,一个是盈利王,两者之所以能走到一起,现任宝武钢铁集团董事长、党委书记马国强或是纽带。  记者查看资料发现,53岁的马国强,会计师出身,在1995年加入宝钢,先后担任资金处副处长、计财部部长、集团副总经理、总会计师及宝钢股份总经理等职务。2013年7月调任武钢集团总经理,两年后升任武钢董事长。  在分析师弭澎琦看来,马国强调任武钢之后,在去产能上表现得可圈可点,“武钢去产能过程中的平稳处理”为他掌舵宝武加分不少。  自马国强担任武钢集团董事长以来,便展开一场“自我救赎”的布局。经过关转炉、减员增效、优化人员结构、去产能等方面的工作,使得武钢在今年三季度实现盈利,根据Wind数据显示,武钢股份三季度的净利润为3.7亿元,同比增长137%。  既然宝武钢在一起了,也成立了新公司,那么接下来在业务上有着怎样的布局?  宝钢股份董秘处相关人士告诉记者说:“两家上市公司重组完成后,新公司将深入推进内部主要业务板块及区域市场的整合融合。并用三年左右的时间,逐步建立统一研发、统一销售、统一采购的新型管理体系。挖掘协同效应、优化资源配置。”  上述人士表示,具体而言,新公司从战略高度,统筹钢铁生产基地布局,多角度体系化整合钢铁主业区位优势:1.
在研发领域,集中优势资源,提升研发效率;2.
在采购领域,通过扩大采购规模、优化物流仓储、共享良好信誉降低成本;3.
在生产领域,提质增效整合四个战略级生产基地;4.
在营销领域,整合营销服务体系,巩固行业领先的超前服务优势;5.
在产品方面,形成全品种钢铁产品生产能力,强化战略产品的优势地位。  去产能备受关注  今年2月,国务院出台的《关于钢铁行业化解过剩产能实现脱困发展的意见》明确提出,中国要从2016年开始,用5年时间再压减粗钢产能1亿吨澳门新蒲京官网网址,~1.5亿吨。为此,国家还安排了1000亿元用于钢铁煤炭工人分流安置。  国家发改委公布的数据显示,截至7月底,全国已累计退出煤炭产能9500多万吨,完成全年任务的38%;累计退出钢铁产能2100多万吨,完成全年任务量的47%。  那么,宝钢股份和武钢股份目前的去产能情况如何呢?  宝钢股份董秘处相关人士提供的数据显示,宝钢股份将2016年至2018年3年内压减钢铁过剩产能目标任务920万吨调整为2016年至2017年两年内压减钢铁过剩产能1100万吨。具体来看,宝山钢铁股份有限公司(罗泾钢厂)150吨转炉3座,现已停产,2016年完成装备封存;南通宝钢钢铁有限公司420立方米高炉1座50吨电炉2座、100吨电炉1座,现已停产,2016年完成装备封存,其中高炉在2019年年底前拆除。  宝钢集团广东韶关钢铁有限公司420立方米高炉1座,450立方米高炉1座,90吨电炉1座,现已停产,其中2座高炉2016年完成装备封存,2017年年底前拆除,电炉2016年拆除。上海不锈钢有限公司750立方米高炉1座、2500立方米高炉1座、150吨转炉2座,现已停产,其中2座转炉于2017年年完成装备封存,2座高炉2017年年底拆除。宝钢集团八一钢铁有限公司(拜城钢厂)1800立方米高炉2座,120吨转炉2座(现已停产),2017年完成装备封存。  根据武钢股份公布的数据来看,武钢股份2016-2017年压减生铁产能319万吨,粗钢产能442万吨。2016年武钢化解过剩产能目标已完成,其中武汉钢铁集团鄂城钢铁有限公司70万吨电炉和130吨转炉、620立方米高炉和1080立方米高炉设备已拆除;武钢集团襄阳重型装备材料有限公司35吨电炉和50吨电炉设备已拆除。  此外,武钢股份2017年化解过剩产能目标提前完成。其中武钢股份90吨转炉设备已拆除,1536立方米高炉设备已达到封存状态,正在实施拆除工作,2017年1月底完成拆除。  “宝钢股份、武钢股份将争取在2016年年底提前完成上述两年去产能目标任务。目前,与去产能相关的资产负债已按计划进行妥善处置和相应财务处理,相关人员等也按进度做好安置计划,不会给上市公司后续经营带来不确定影响。”宝钢董秘处相关人士说。  王国清认为,宝钢和武钢的合并有利于将双方的竞争立场转化为优势互补的合作模式,在湛江港和防城港建设过程中会有减量发展的过程,目前是要优先发展湛江港,防城港由广西国资委监管。通过产能重新调整布局,达到一致面对华中华南市场和东南亚市场的目的。  1+1>2?  宝钢与武钢的重组能否达到1+1>2的效果呢?  对此,宝钢股份董秘处相关人士对记者说:“我们将深入推进重组后的内部整合融合,以达到预期的并购整合效果。通过统筹平衡内部产能,对不同生产基地和不同产线实施协同整合,并充分利用各项支持政策,加快淘汰关停一批低效或无效产能;通过整合,逐步建立统一研发、统一销售、统一采购的新型管理体系,并以钢铁业为支柱、相关多元产业集群共生发展为手段,逐步发展成为钢铁领域世界级的技术创新、产业投资和资本运营平台。”  中泰证券分析师笃慧认为,宝钢与武钢是否能达到1+1>2的效果还有待观察。虽然宝钢武钢的兼并重组在一定程度上可以提升行业集中度,带来规模、协同效应,但是从历史经验来看,钢铁行业的兼并重组往往是成功寥寥。无论是之前的上海宝钢整合八一、韶钢股份,还是河钢、山钢集团的大整合,效果都不尽如人意。  王国清则向记者表示,上海宝钢兼并重组八一、韶钢股份属于中央国资委下属企业与地方国资委下属企业的整合;河钢、山钢的重组属于地方国资委下属不同企业的整合;宝武合并是同为中央国资委下属企业的整合;从河钢山钢整合来说,还是比较成功的,虽然各地采用分公司在运营,但上市企业资产进行了整合,实现了优质资产的集聚。  “宝武重组也是如此,宝钢股份和武钢股份的合二为一也使得这两个企业的优质资产得以聚合。宝武重组能够利用两大企业的强强联合,在战略规划、布局优化、创新发展、产品服务和资源配置、多元化发展等方面的进行协同,将会产生巨大的协同效应,进而达到‘1+1大于2’的效果。”王国清对记者说。  王国清还指出,宝武合并,冷轧汽车板、镀锌汽车板和取向硅钢三种产品的国内市场份额将分别超过40%、50%和80%,而在更高端的钢材品种——高磁感取向硅钢、高强冷轧汽车板、高表面质量镀锌汽车板等领域,宝武合并后产量将占有极高的细分市场份额。这样的整合后,新宝武集团汽车板产量全球第三,取向型硅钢全球第一,这种整合的规模效应可提高新集团在国内外知名度和品牌效应。  有业内人士认为,此前钢企重组不成功的主要原因是复杂的人事安排、管理难以理顺。但宝钢和武钢的合并则不一样:武钢集团现任董事长马国强1995年加入宝钢,2013年7月起任职武钢,因此宝武合并在人事方面较此前的诸多重组有着显著的优势。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