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坚决彻底清理“地条钢” – 钢厂新闻 :: 新闻中心_中钢网

进入2016年以来,政府开展严厉的打击地条钢行动,然而在实际执行的过程中,判断地条钢的标准与中频炉炼钢被等同起来,因此大批中频炉钢厂面临着被强制关停的政策风险。  然而中频炉钢厂是否就真的应该关停?  是简单的一刀切还是根据实际情况严加甄别,差异化处理?  原来“小作坊”式的中频炉生产的“地条钢”,是公认的伪劣产品,应予以取缔。  然而,现在随着一些小企业扩大了炉容,上了连铸机和连轧机,“小作坊”变成了中频炉钢厂。  对这种产能,是应该用行政手段一律去除,还是应该运用法律法规办法处置?  1、何为中频炉炼钢?  中频炉炼钢,是利用中频磁场涡流熔化废钢,经连铸机和连轧机,生产钢材的工艺,其生产出来的产品已不是昔日的“地条钢”。  据有关机构调研,我国现有中频炉钢厂约70家,产能在1亿吨左右,实际产量波动很大。  今年2月初,由于建筑钢材市场低迷,加上进口铁矿石价格下跌,高炉-转炉工艺成本降低,中频炉钢厂失去竞争力,几乎全部停产;但到7月份,随着建筑钢材需求增长,铁矿石价格上涨,中频炉钢厂产量快速上升,达到年产钢5000万吨的水平,预计中频炉钢厂今年产量在4000万吨左右。  中频炉炼钢与转炉、电炉炼钢相比,最重要的差别是不能吹氧造渣,因而不能去除钢水中的磷、硫等有害元素,特别是不能降低磷含量,生产出来的钢材极易脆断。  这种钢材只能满足“强度”要求,不能满足“韧性”要求,只可用于填海用水泥块、公路用水泥隔离墩、蔬菜大棚用支架等,适用范围有限,不能广泛用于建筑领域。  2、哪些标准不宜用于中频炉炼钢?  按照全面深化改革的精神,政府依法用行政手段去除中频炉炼钢产能,主要应体现在按照环境保护、能源消耗、产品质量等方面的标准进行处理。  笔者现就这几个方面的可行性做简要分析:  一是环保方面。  中频炉炼钢不吹氧、不造渣,排放的烟尘和污染物比转炉、电炉要少,对环境污染程度相对较轻,因此不宜把是否符合环境保护指标要求作为去除中频炉炼钢产能的主要依据。  二是能耗方面。  以主要生产环节的消耗指标,折合成吨钢能耗指标(千克标准煤/吨钢)做比较:中频炉炼钢吨钢电耗为600千瓦时~700千瓦时,折合能耗(每千瓦时电折合0.404千克标煤)为242千克~282千克标煤。  电炉生产企业考虑到钢材质量等因素,吨钢普遍需要加入700千克~800千克比较纯净的热铁水,吨钢电耗由500千瓦时左右降为150千瓦时~200千瓦时,折合标煤60千克~80千克;但铁水是载能体,按吨铁耗能460千克标煤计算,吨钢加入700千克~800千克铁水,相当于耗能322千克~368千克标煤,二者合计吨钢能耗为382千克~448千克标煤,高于中频炉。  因此,不宜把能耗作为去除中频炉产能的主要依据。  三是质量方面。  我国建筑钢材多数是通过流通环节进入建筑领域的,钢材的供给与需求是按国家标准执行的。而国家标准覆盖面很宽,涵盖了最低用途和最低档次的钢材,对钢的质量和性能要求较低,特别是对磷、硫含量的要求范围很宽,上限均为0.045%,而且对有利于提高钢材性能的锰、硅等含量不设下限,即按照现有标准,建筑钢材产品可以不加合金。这是一般中频炉可以达到的标准。但这种钢材的韧性很差,极易脆断,不宜大面积用于建筑领域,特别不适合用于中高层房屋建筑和基础设施。  因此,按钢材用途不同,分类制订和完善建筑用钢质量标准,严格限制中频炉钢材进入建筑领域,是去除其产能最重要的法规依据。  3、如何依法管控中频炉产能?  笔者认为,要加强对中频炉钢厂产能这一处于“灰色”地带的产能的管理和控制,在政策层面应该从加强对中频炉炼钢企业的管理、细化建筑用钢质量标准、加强有效资产的重组等方面给予适当政策支持。  一是将中频炉炼钢企业由“地下”转入“地上”,纳入法制管理轨道。  根据中频炉炼钢企业产品质量档次和用途范围,可按照“禁止使用”“允许使用”原则进行分类,并以法律法规管理起来。  我们预计,按现有中频炉炼钢企业的钢材质量状况,绝大部分中频炉产能将进入“禁止使用”行列;少数选用优质废钢的企业,可能进入有限的低档市场。  笔者建议,在今后5年,将中频炉产能纳入去产能总体安排,由各级政府负责落实,并进行公布、考核。  二是按用途分类,细化建筑用钢质量标准。  笔者建议,在现行质量标准的基础上,组织力量细化质量标准,作为处置中频炉炼钢产能的法规。可以考虑以磷、硫等有害元素含量为主要标志并设立标准,例如可按3种类型划分使用范围:  Ⅰ类:磷、硫含量不超过0.045%,用于非人类居住使用的一般设施(如蔬菜大棚、畜栏、填海用水泥块等)和非地震区的低层房屋建筑。  Ⅱ类:磷、硫含量不超过0.03%,用于中高层建筑和一般性基础设施。  Ⅲ类:磷、硫含量不超过0.02%,用于高层建筑和重要基础设施。  三是对有效资产进行重组。  笔者建议,去除中频炉产能后,政府鼓励企业将连铸机、轧机和其他有效资产与其他优势企业联合重组,并在产能置换、能耗和环保指标调剂、跨地区税收分配等方面给予政策支持。  1、地条钢在普碳钢行业较多  2009年受4万亿政策刺激影响,随之而来的是大量建筑及基础建设对钢材的需求,同时大量热钱的流入也使得这一行业的借贷融资相对简单,加上中频炉吨钢投资少,建设周期短,占地面积小,大量个体投资者兴建中频炉生产,由此产生较多的家庭作坊式地条钢,而这种钢基本都是普碳钢,由于冶炼要求低,企业可以收购废钢,直接冶炼。也就是说,投入什么,产出什么,仅仅是一个简单的再熔炼过程而已。  而此次,江苏省地条钢检查主要还是针对规模较小“生产地条钢建筑用材”的中频炉企业。  2、关于中频炉就是地条钢,显然是误解  中频炉对应的就是质量不好,这是传统的误解。  随着中频炉的发展,以及国家淘汰落后产能的推进,中频炉炼钢工艺在不断的改进,不仅扩大了中频炉的炼钢容积,以保证炉体稳定性,也通过提高原料纯净度以及采用吹氧/吹氩等方式,提纯去杂,令钢液净化,成份均匀,来保证原料的质量。  对于不锈钢行业来说,由于本身生产工艺要求较碳钢高,生产商在生产中所使用的废钢原料,多为纯净的废不锈钢,能够较好的控制其成分。  此外,为了更好的提升产品质量,许多的中频炉企业也配备了AOD、LF精炼炉等设备。现在我们有很多出口的特殊产品,也在使用中频炉生产。  3、很多大型钢厂也有上马中频炉计划  由于中频熔炼速度快、节电效果好、烧损少、能耗低,并且熔炼温度及金属成分均匀,无论空炉、满炉均可达到100%启动,非常适用于量少的特殊材生产。  随着国内不锈钢粗钢产量的增加,不锈废钢资源也在不断增多,丰富的冶炼原料,较多的冶炼流程,使得很多的大型钢厂也有上马中频炉计划。
而且如果非得严格来看,现在不锈钢生产普遍使用的真空感应熔炼炉,不也是中频炉么?  备注:真空感应炉,即为在真空条件下,利用中频感应加热原理,使金属熔化的真空冶炼成套设备。  所以,我们不能一刀切的认为中频炉钢厂生产的钢材就是地条钢,地条钢更加偏向于指的是那些在家庭作坊式工厂里生产的,没有连铸连轧,使用极小的感应炉,通过熔炼劣质的废钢铁,直接浇铸成型的劣质钢材,其品质和质量是无法得到保证的。  综合而言,对于地条钢引发的社会讨论,主要是因为对于地条钢的定义不清楚造成。对于普碳钢而言,地条钢的定义更清晰明了。而对于不锈钢,则概念较模糊,存在前后矛盾的问题。

在1月10日召开的中国钢铁工业协会2017年理事(扩大)会议上,国家发改委副主任林念修明确表示:2017年6月30日前全部清除“地条钢”,这是政治任务!去年以来针对“地条钢”落后产能的严打态势今后将会持续。  什么是“地条钢”?  原始的“地条钢”概念,其冶炼工艺一般是收集社会废钢经工频炉(或中频炉)熔化后倒入地槽或钢槽内,凝固而成的长度1.2米左右的钢坯;其轧钢工艺多采用燃煤加热,采用横列式轧机或复二重轧机进行轧制。  现在行业内较为通行的“地条钢”概念主要有以下两种定义:  一是2002年国家经贸委产业函[2002]澳门蒲京赌场手机版,156号——《关于“地条钢”有关问题的复函》:确定“地条钢”是指以废钢铁为原料、经过感应炉等熔化、不能有效进行成分和质量控制生产的钢及以其为原料轧制的钢材。  二是2004年国家发改委、建设部等七部门联合发布的《关于进一步打击“地条钢”建设用材非法生产销售行为的紧急通知》(发改运行[2004]1003号),对“地条钢”建筑用材和“地条钢”建筑用材生产设备进行范围界定:以废钢为原料,采用感应炉(工频炉、中频炉)生产建筑用材的钢坯、钢锭,以及以其为原料轧制的建筑用材(线材、螺纹钢、小型材);生产设备包括冶炼设备和轧制设备,冶炼设备是指感应炉(工频炉、中频炉),轧制设备是指复二重、横列式钢材轧机。  社会上对这两种定义容易混淆,甚至被不法企业钻空子。南京质监局姜孝明曾专门发文探讨两者区别与联系,认为“1003号文”是对“156号函”的补充。以废钢为原料,采用感应炉等熔化,不能有效地进行成分和质量控制生产的钢及以其为原料轧制的钢材属“地条钢”,受“156号函”调整,其产品不能作任何用途;能有效地进行成分和质量控制生产的钢及以其为原料轧制的钢材,虽不属“地条钢”,但也不能作建筑用材,受“1003号文”的调整,产品可作非建筑用材。  有关中频炉冶炼的问题  当前,社会舆论在彻底清理“地条钢”方面认识统一,但在中频炉的处理上存在着不同的声音。那么,什么是中频炉?中频炉在冶炼方面有哪些特点?为什么打击“地条钢”会牵扯到中频炉这种设备?  中频炉即中频感应电炉。感应电炉按电源频率可分为工频炉、中频炉和高频炉三类,工频炉采用50-60Hz电源供电,中频炉电流频率在150-8000Hz,其中中频炉炼钢中常用的频率范围是150-2500Hz。工频炉加热均匀烧损少,便于调节铁液的成分,但熔化冷料速度慢、冷炉启动需启动块、生产不够灵活,一般常用于金属和合金的重熔与升温。中频炉相对于工频炉具有熔化速度快、原料适应性强、生产更为灵活、电磁搅拌效果好等优点,广泛应用于重型机械厂和特种冶炼厂的铸铁熔化、特殊合金冶炼等领域。而国家《产业结构调整指导目录(2011年本)(修正)》中,明确用于“地条钢、普碳钢、不锈钢冶炼的工频和中频感应炉”属于淘汰类。  关于中频炉的冶炼特性,与电弧炉炼钢相比,具有钢中气体含量低、金属收得率高、炼钢过程增碳少等优势;在铁屑等轻薄废钢利用方面,中频炉也更具优越性;在吨钢耗电方面,均采用全废钢冶炼条件下,两者热效率相近、能耗相近,但电弧炉可配加碳氧枪以综合利用多种化学能,降低电耗,提高生产效率。中频炉熔炼的缺点也非常明显,由于炉渣是非导体不能产生涡流,主要通过钢水进行传导加热,因此炉渣温度低;同时,中频炉采用坩埚打结的炉衬,吹氧脱碳条件差,主要靠电磁搅拌创造动力学条件。所以,炉内渣钢反应的热力学、动力学条件均不足,脱硫、脱磷能力非常有限,导致该工艺对原燃料条件要求苛刻。  正是由于不法企业看到中频炉冶炼在生产灵活性、原料适应性以及项目投资低、可操作性强等方面的特点,忽略其在原燃料方面的特殊要求,非法生产“地条钢”,导致中频炉与“地条钢”的关系是剪不断理还乱。  围绕“地条钢”的一些问题  关于全国“地条钢”的产能、产量,一直没有权威的统计数据。以下公开资料数据可供参考:江苏省2016年底在全省范围进行排查,发现“地条钢”企业63家,合计产能1233万吨;四川省经过排查,发现1500万吨;陕西省产量在200万吨以上。北京奥瀚投资有限公司王英武根据模型推算2016年中频炉粗钢产量为6300万-6750万吨。总之,国内“地条钢”产量应该在数千万吨级别。  关于生产许可证,以“建筑用钢筋产品生产许可证实施细则”(XK05-001)为例,企业申请生产许可证的基本条件中,明文规定“符合国家产业政策的规定,不存在国家明令淘汰和禁止投资建设的落后工艺、高耗能、污染环境、浪费资源的情况”、“对于钢铁项目,要严格执行《国务院关于化解产能严重过剩矛盾的指导意见》(国发〔2013〕41号)”等内容。所以,“地条钢”生产企业不可能取得建筑用钢筋产品的  生产许可证,普遍存在冒用、盗用生产许可证的情况,属于违法生产。  关于“地条钢”的质量,由于采用不经分拣的社会回收废旧钢铁为原料,冶炼过程没有对成分、温度等进行有效控制,其产品质量根本无法保证。  所以,如此大量无质量保证的非法产品存在,严重扰乱正常市场秩序,造成劣币驱逐良币现象,并且一旦进入工程领域,将造成严重质量隐患。  那么为何“地条钢”屡禁不止?主要原因如下:  从企业角度来看,采用中频炉生产“地条钢”,具有项目投资低、原材料易获取、生产操作简单、生产调度灵活等特点,一旦利润可观,便有不法企业投资生产。  同时,部分地方政府片面强调税收、就业等,对“地条钢”的危害性重视不够、监管不严,以被国家调查组查处的“地条钢”生产企业江苏华达钢铁公司为例,其甚至被当地镇政府视为财政支柱企业,多次被授予所谓“特别贡献奖”。  另外,据业内人士表示,国内“地条钢”企业很大一部分投资经营者来自国内同一地区,他们之间信息共享,对全国各地政策环境、市场环境非常了解,所以在打击“地条钢”方面,必须全国一盘棋。  清理“地条钢”可能带来的影响  对建筑用钢市场价格的影响  2016年钢材市场涨势明显,针对建筑用钢,除了房地产和基础设施建设方面需求增长、原燃料价格上涨助推等原因外,在供给侧对“地条钢”等落后产能的清理工作也起到重要作用。那么,在今年延续打击“地条钢”、淘汰落后产能等相关政策的基础上,是否还会对建筑用钢市场造成冲击?综合来看,当前市场对于清理“地条钢”已有充分预期,同时正规合法产能也完全能够填补“地条钢”腾出的市场,所以不会对未来市场价格造成特殊影响。  对废钢市场的影响  “地条钢”生产主要原料是社会回收的废旧钢铁,其中很大部分是轻薄废钢,还有各种杂物掺杂其中,如果不加以分拣处理,即使采用合规合法的电弧炉也很难生产出合格产品。作为规模巨大的可再生资源,同时积蓄量逐年增加,废钢加工配送行业有望迎来发展良机。  另外,对于废钢市场价格的影响,据相关报道,转炉及电弧炉比较偏好的重废及钢板料价格仍旧比较坚挺,但与中频炉钢厂相关的轻薄料、铁屑等料型价格则出现较大幅度的下滑。  坚决彻底清理“地条钢”  2016年初,国务院发布的《关于钢铁行业化解过剩产能实现脱困发展的意见》要求,对生产“地条钢”的企业,要立即关停,拆除设备并依法处罚。  2016年底,国家发改委、工信部等六部门连续印发《关于坚决遏制钢铁煤炭违规新增产能打击“地条钢”规范建设生产经营秩序的通知》和《补充通知》,要求严厉打击“地条钢”非法生产行为,对“地条钢”生产企业,坚决实施断电措施;坚决拆除并销毁工频炉、中频炉设备。并要求对存在“违规新增产能、违法生产销售“地条钢”、已退出产能复产”的三类情形企业,提供详细的名单。  今年1月5日至15日,国务院派出十二路督查组,各组组长分别由国家发改委副主任、工信部副部长、国家质检总局副局长等担任,对各省市钢铁、煤炭行业等落后产能开展专项督查和清理整顿。  全国各地也积极行动。2016年11月,江苏省要求在全省开展“地条钢”生产企业整治和钢铁违法违规产能清理工作,对已确定的“地条钢”生产企业迅速采取果断措施。2016年12月,河北省钢铁重镇唐山下达通知,要求各县(市)区组织力量再次拉网式排查,清理感应炉(中频炉、工频炉)融化生产建筑钢材及建筑用钢材钢坯的装备。四川省相继出台系列文件,坚决打击违法生产“地条钢”行为,坚决取缔“地条钢”生产销售。  今年初中钢协理事会上,除了文章开篇提到的国家发改委副主任林念修表示今年6月30日前全部清除“地条钢”外,中钢协时任会长马国强强调:中央已明确把淘汰落后产能,特别是彻底清理“地条钢”作为今年去产能工作的重要内容。  当下,“地条钢”不仅仅是产品质量缺陷、扰乱市场秩序等问题,彻底清理“地条钢”直接关系到淘汰落后产能、化解过剩产能工作的开展,涉及到钢铁行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这一重大议题。我国钢铁工业已从增量发展进入减量发展阶段,在产能总体过剩、部分先进产能都被化解的情况下,“地条钢”必须全部彻底清理。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